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西房取精记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风雨初歇,梅像小猫似的依偎在丈夫的怀里。伟觉得自己可以做的更好,于
是拍了拍妻子赤裸的身体,又拿起枕头垫在她屁股底下,一边穿衣一边对妻子说:
「老婆,你躺好,我去给你弄饭去。」梅的眼泪又刷的一下流了下来,使劲点点
头,又赶紧把眼泪擦了干净。

  恢复了平静的梅,思考能力也慢慢恢复到了平时活跃的程度,慢慢的回想今
天的一切,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禁皱起了眉头。记得曾经查过资料,这精子
在体外存活的时间是不超过8个小时的,也就是说,如果自己取的精液是强昨天
晚上打手枪留下的,那么今天才注入身体的话,恐怕能活下来的精子不多,这样
的话能怀孕的可能也不大,除非能弄到新鲜的精液。

  梅连忙爬起来,穿好衣服来到了厨房。正在忙碌着的伟见到妻子站在厨房的
门口,连忙迎上去,用温和的语气问道:「怎么了老婆,怎么不躺着去,容易怀
上。」

  梅紧紧的抱着丈夫,低声说道:「恐怕今天怀不上了。」

  「为什么?」

  「精子在外面最多只能存活8个小时,从昨晚到今早,恐怕不止8个小时了。」

  「嗯,这个……」伟想了想。「这道也是,之前竟然忽略了这点。」「那怎
么办啊,老公!」「让我想想?」伟皱起了眉头,梅就那么呆呆着看着思考中的
丈夫。

  「有了,我想到一个办法,应该能行。」伟突然说道。

  「什么办法?」

  「安眠药!」「安眠药?」

  「是的,其实说起来,如果趁强刚打完飞机,睡觉的时候去取最合适,但我
们不能让他知道,怕惊醒他而不敢冒这个险,有了安眠药就不同了,只要用不多
的量,就不怕他会醒过来。而且,我们只需要去几次,对他的身体也不会有太大
的伤害。」

  「可以吗?」

  「绝对行,强本来从小睡觉就很安稳,很难吵醒,加上安眠药,应该万无一
失。」

  「果然是很好的方法。」

  又一个难题解开了,梅和伟两人非常高兴,他们觉得离成功的机会越来越近。

  当天,伟就买回来了安眠药,至于让强服用的方法也很简单。强的身体很是
单薄,看起来很瘦弱,只要打着加强营养的旗号,每天给他送一杯牛奶,这件事
就能完美解决了。

  这天晚上,强又回来住了,刚好得以实行计划。夫妻两人再次经过细致的讨
论以及焦急的等待,终于差不多晚上10点了,梅端着一壶热好的奶,来到了强
的门前,敲了敲门。不一会儿,强就打开了门。

  「咦,嫂子啊,进来进来,有什么事吗?」强连忙往屋里让。

  「你哥啊,觉得你身体太瘦弱了,吃饭挑食,晚上还经常熬夜,所以和我商
量着怎么给你增加营养。」梅的脸红红的,笑着就走了进去。

  「嘿嘿!」强看看自己那瘦弱的身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们觉得啊,每天晚上给你喝一杯牛奶,这样既增加了营养,晚上睡觉又
能睡的香。」

  「我都这么大了还喝什么牛奶啊!」

  「牛奶里面钙和蛋白质都比较丰富,补充体力和营养都比较好,还能改善睡
眠,现在国家都提倡每天一杯奶,不分大人小孩。」

  「那好,我听嫂子的。」强想了想,便痛苦的答应了。

  梅给强倒了一杯,看着他一口气喝个精光,笑着说:「晚上最好不要熬夜,
对身体不好的。这牛奶也喝完了,早点睡,我回去了。」

  「好的嫂子,慢走,我一会儿就睡。」强连忙把嫂子送到门口。

  梅镇静自若的回到家里,伟上前问道:「怎么样,反应如何?」

  梅高兴的举了个胜利的手势:「很好,答应的挺痛快,二话不说就一口气喝
完了。」

  「那就好,你摸清楚他用飞机杯的频率,我们找个好时机,争取一次奏效。」

  「嗯!」梅依偎在伟的怀里,红着脸点点头。

  又是许多天过去了,梅每天早上去强的屋子里侦查情况,对强使用飞机杯的
频率有了直观的了解,就当梅算计着下药的时机的时候,一件特别的事情发生了。

  这天晚上,梅照旧的去送牛奶,敲了敲门,屋里没有反应,但是梅知道强今
天应该在家,于是又重重的敲了几下,过了好一会儿,强才开开门。

  「今天怎么开门这么久啊,在屋里做什么呢?」梅随口一问。

  「嘿嘿……没做什么。那个……啊,带着耳机呢,没听见。」伟的回答显得
支支吾吾的,让梅疑心顿起。抬腿进了强的屋子,强赶紧跟在后面。一股淡淡的
栗子花味在屋里飘着,让嗅觉灵敏的梅捕捉到了。这和之前梅闻到的强的精液味
一模一样,梅脸上一红,知道强刚才在干什么了,眼睛往床头柜上一扫,果然,
那里放着两个杯子,一个是强平时喝水的杯子,另一个正是那个飞机杯。

  「咦,你这怎么有两个水杯啊!」梅故意问强。

  「额,那个,这个杯子是才买的,对,才买的,保温杯,打算拿学校用的。」
强看到嫂子走向那两个杯子,又连忙道:「这个杯子还没洗呢,牛奶还是倒我原
来那个杯子里吧!」强赶紧走向前,打开原来那个杯子。里面还剩了一点水,强
一口气喝干,然后抢下梅手上的水壶,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一口气喝完。看着
强尴尬、手忙脚乱的样子,梅心理暗笑,说到:「强啊,你几天没洗澡了,身上
都有味了,赶快洗洗吧!」

  「啊,这不又到周末了嘛,我正打算洗澡的,马上就洗。」说着,强连忙从
柜子里开始拿干净衣服。

  「到我那去洗去吧,这天比较凉,你这只有个淋浴,容易冻凉,我那边还带
浴霸,比较暖和。」梅悄悄的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飞机杯,不动声色的说到。

  「好啊,嫂子!」说着,强拿起干净衣服就要跟着梅出门。关心则乱,强担
心飞机杯的事让嫂子发现尴尬,却不知嫂子早就知道而专门下了个套,让他乖乖
的钻了进去。

  梅暗自好笑,心底非常激动,这计划了那么久,今天恐怕用不上药就能达到
目标了,以前怎么没有想到他洗澡的事情呢?这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机会如今得来
全不费工夫。

  两人到了梅的家里,强一进门就开始喊:「哥,哥,我过来了。」

  家里竟然没人应,梅奇怪的说:「刚才你哥还在家呢,这会儿怎么没人了,
可能有点事出去了,你先去洗吧。」

  「好的嫂子,我先去洗了啊。」强见哥不在家,就表现的比较轻松,说着就
进了洗手间。

  梅虽然奇怪伟这一会儿去哪了,但时机不容错过,要知道,男人洗澡可是很
快的,梅连忙回卧室,取了震动棒的储精盒,装了点牛奶就当做是取代的溶液,
急匆匆的赶到强的卧室。打开飞机杯的底盖,果然,一团粘稠乳白的液体静静的
躺在那里,显然还没哟液化,一股浓郁的栗子花味刺激着梅的鼻子。

  梅微红着脸,也顾不得平时的那一点点洁癖了,小心的用牛奶替换了这团精
液,功成身退般的回到了自己家,那边浴室里,强还正在洗澡。梅连忙去厨房洗
掉了手上沾染上的气味,回卧室里准备一会儿要用的东西。

  没一会儿,伟回来了,进门拍了拍手中的袋子,对梅解释道:「刚才一同事
路过,送了点材料过来,我下去去取了,强那边牛奶喝了吗?」只见梅喜形于色,
面带桃花,也不搭话,却似乎是非常高兴,于是奇怪的问:「怎么了,这么高兴?」

  梅没答话,嘴向浴室的方向努了努。

  「有人洗澡,谁啊,是强?」伟马上反应了过来。

  梅点点头。

  「怎么了?」伟想不到其中的经过,只好问道。

  「跟我来」梅拉着伟进了卧室,只见用来人工授精的按摩棒就放在床上。

  「拿到强的精液了?怎么拿的?」伟有一点点惊喜。

  看到丈夫没有往歪处想,梅才笑嘻嘻的说:「你出去之前我不是去送牛奶吗?
无意中发现强刚用过飞机杯,所以我就把他支过来洗澡。嘻嘻……」

  「我老婆果然机智。太好了,这可是新鲜刚出炉的啊!哈哈!」伟很高兴梅
撒娇般的打了伟一下:「什么叫新鲜刚出炉啊,说的跟烧饼似的。」

  「哈哈,我现在就帮你弄吧!」伟很兴奋,也显得很急迫。

  「去你的,强还没走呢,你赶快把他打发走了再来。」梅顿时觉得脸上发烧。

  正说着,强已经洗完了,看见伟和梅都在卧室里,连忙喊道:「哥,回来了。」

  伟和梅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来。伟背着手,悄悄的把振动器塞进梅手里,
然后拍着强的肩膀说:「洗完了回去就睡吧,别再熬夜了,以后晚上自己过来喝
奶,别让嫂子给你端屋里了。」

  「嘿嘿,好的,哥,那我回去了。」

  看着强消失在门外,伟赶紧跑回卧室,把梅抱到了床上,梅面带春色,任由
丈夫一件件的脱去自己的衣服。

  当伟脱下梅的最后一件内裤的时候,只见内裤的中央和梅的肉缝之间拉出了
一条细细的丝,原来梅的花蕊中已经分泌了大量的淫液。

  「老婆啊,今天这么兴奋啊,这还没开始能就湿成这样了。」

  梅羞的双手捂住脸,一动不动。

  「哈哈!」伟一边打趣着妻子,一边用按摩棒不停的摩擦着那已经湿漉漉的
花蕊。不一会儿,耳边就传来妻子粗重的呼吸和轻微的呻吟声,两条腿也在不停
的扭动着。当震动的按摩棒再次深入梅的身体的时候,梅已经什么都忘掉了,只
剩下了享受。

  伟拿起梅的手,按在了按摩棒上,命令道:「自己按着。」梅没有丝毫反抗
的意思,顺从的就那么按着,让整个插入自己的按摩棒不会掉出来。

  伟起来身子,看着妻子躺在床上,一只手按着按摩棒,另一只手不自觉的抓
着自己的乳房,双目紧闭,脸色涨红,嘴里不停的发出呻吟的声音,而那前凸后
翘、圆润的魔鬼般的身体,也在不停的扭动着,这一幕简直是刺激极了。

  几乎是瞬间,就点燃了伟心中的欲火,而胯下的小弟弟也立马变的胀痛起来。
三下五除二的扒光了自己的衣服,强壮的身体中充满了力量,而胯下的那根粗壮
的肉棒也夸张的耸立着,龟头指向前方向上60度。

  虽然欲火已经充分燃烧了起来,伟却没有动,眼睛死死的盯着充满了诱惑的
妻子。这可是伟第一次见到女人自慰,而且还是最爱的妻子,恐怕就是以后也很
难有这个机会了,因为妻子实在是太保守,从来不自慰。今天这样是个例外,伟
知道,这是妻子看到怀孕的希望后太高兴了,所以显得格外的兴奋,但如果以后
再让妻子这样,恐怕依然很难,所以伟不想破坏这个欣赏妻子的机会。

  在按摩棒强烈的刺激下,梅很快高潮了,只见她绷直了双腿臀部使劲的往上
顶着,似乎身上有个人,要把那人顶起来似的。然后全身一抽一抽的,伟见了,
连忙按下按摩棒射精的按钮。连按了十几下之后,伟再也忍不住了,化身为饿狼,
猛的扑了过去。

  伟刚压在梅的身上,梅的四肢便缠了上来,双手紧紧的抱着伟,双腿也盘在
了伟的大腿上,臀部高高的翘起,而那个按摩棒就像一个大鸡鸡一样指向天空。

  梅的阴道里已经有了按摩棒,于是便容不下了伟那个肉棒。伟被梅缠的紧紧
的,不能动弹,只好苦笑着说:「老婆,别抱那么紧,我要进去。」

  「等下!」梅喘着气轻声说着,便主动吻向了伟。

  伟品尝着梅的香唇,不想违背梅的意思,便不再挣扎。这时如果有第三个人
在两人旁边的话,就会惊异的发现,插在梅体内的按摩棒越来越高。原来,梅自
上次自慰后就知道,自己高潮后能把按摩棒挤出来的,随着高潮的抽搐和梅暗自
的用力,那按摩棒一寸寸的被挤了出来,梅感觉着这一过程,非常享受。

  不一会儿,按摩棒就贴着伟的肉棒被挤了出来,掉在了床上,伟立即感觉到
刚才还贴着自己肉棒的按摩棒没了。心中正在奇怪,就听见梅说:「还不快进来?」

  妻子一句话,就好像催情的灵药,伟立即明白过来,屁股一沉,坚硬的肉棒
就挤进了刚才按摩棒的位置。一股舒服的感觉从龟头传来,让伟打了个颤。

  经过按摩棒的摧残,梅的阴道却一点也不显得松弛,反而感觉更加的紧。

  很快,梅的呻吟声就再度响起,而且声音更大,更多变。而伟也卖力的指挥
这自己的肉棒在妻子身体内进进出出,肉体之间「啪啪」的撞击声此起彼伏。

  一场盘肠大战之后,依然像以往一样,梅的臀部下面垫着两个枕头,平躺着,
两人交颈而眠。

  似乎幸运之神是真的眷顾了伟和梅夫妻两个,很快梅就用测孕试纸测出怀孕
了,两人高兴不已,这下可有交代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直到一个多月,才到
医院正式检查,然后拿着检查单向父母亲戚汇报,一时间家里到处都是喜气洋洋
的。

  梅的怀孕反应很强烈,经常吃不下东西,还孕吐。伟的母亲为了让儿媳妇吃
好饭,命令小两口以后中午晚上都在他们家吃饭。

  上天似乎是给小两口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正当伟的一大家子都为梅的怀孕
而高兴的时候,噩耗却降临在这个大家庭里。梅在一次下班的时候,刚出公司大
门就被一个骑电动车的给撞了,结果,已经两个月身孕的梅流产了。

  消息传到家里,伟的父亲当时就晕过去了,骇的众人忙把老爷子也送进医院。
不过一切都问题不算太大,梅仅仅是流产,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但这个时间
就要一半年计了,而老爷子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一时着急血压上升昏过去而已,
醒过来就没事了。

  梅事后大哭了一场,好不容易怀上的就这么没了,伟只好好言相劝。在梅的
恢复期,伟也不再提怀孕的事情,而伟的父母也算比较豁达,没有催着梅再次怀
孕,但是梅知道,老两个那是眼巴巴的要当爷爷奶奶呢。特别是伟的父亲,虽然
嘴上不说,但梅每次去都能看出来,老爷子非常想抱孙子。

  半年期很快就过去了,这半年也发生了很多变化,首先是伟的父母不再逼着
小两口要孩子了,当年医生说的两年期也过了大半了,就是马上怀孕,老爷子恐
怕也难看到孙子了。伟的工作成绩斐然,职位也一升再升,变的更忙了,有时还
要出差。而强也再度交了女朋友,女方很漂亮,两人感情也很好,有时强还会带
女朋友回家过夜。不过强每天一杯牛奶的习惯却保持了下来,不过已经变成他女
朋友给他煮了。梅除了偶尔去打扫下房间,去强的家里也变少了,这意味着要想
再度怀孕也变得困难重重。

  虽然这半年家里起了很大的变化,来自老一辈的压力也没了,但是善良的梅
却没有就此放松。虽然那场车祸的责任不在梅,但梅依然很自责内疚,如果再注
意点、小心点,这场车祸完全可以避免的。伟和伟的父母一家子没有再对梅要求
什么,但是,梅对怀孕一事依然缠绕在心上,而且越来越强烈。

  强有了女朋友后,反而比以前更加经常回家来住了,但是梅却发现,强的飞
机杯使用次数也是越来越少了。终于有一天,强告诉伟和梅,要带女朋友回家让
两人先相一相。

  晚上快要晚饭的时候,强带着女朋友敲开了哥哥家的大门。

  「哥、嫂子,这是我女朋友,菁菁。」强连忙介绍他的女朋友只见菁菁长的
娇小玲珑,而且一脸的稚气,怎么看都像是个中学生。

  「哥哥、嫂子好!」菁菁的声音清脆悦耳,似乎也带着点童音。

  「菁菁是吧,快进快进。」梅连忙往屋里让。伟却皱了皱眉头,问道:「菁
菁啊,你今年多大了?」

  「哈哈,哥,不要被她的外表所骗了,她现在都大四了。」强得意的哈哈大
笑。

  「笑什么笑,菁菁是吧,坐。」伟瞪了强一眼,摆出大哥的样子。

  菁菁可爱的样子很快就讨得伟和梅的喜欢,一起吃过晚饭后没多久,强就带
着菁菁告辞了。梅看着两人离开,有点担心的对伟说:「老公啊,现在强也有了
女朋友,那飞机杯恐怕不会再用了啊。」

  「唉!」伟挺了半晌才又回答道:「你再观察几天,另外多看看菁菁这个人
怎么样?」

  第二天中午,当伟和梅一起吃饭的时候,梅一扫昨日的忧虑:「老公,我想
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嗯?什么机会?」

  「我怀上你们家的孩子啊?」

  「是吗?怎么说?」

  「昨天强带回来的那个菁菁,昨晚没走,在这过的夜。」

  正在吃饭的伟停下筷子,看着梅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给你看个东西。」梅的脸上浮起红晕,起身离开餐桌,不一会儿拿过来
一块叠的好好的卫生纸。

  「这是卫生纸?」

  「你打开看看。」

  伟伸手翻开卫生纸,只见里面包着的竟然是一个用过的避孕套。避孕套的开
口端被打了一个结,所以里面那浑浊的液体没有流出来污染外面包着的纸。

  「这是我今天上午在强的垃圾桶里看到的。」梅说道。

  「你的意思是那个女孩在昨晚在强的家里过夜了,这就是他们昨晚用的?」

  梅红着脸点点头。

  「哈!这小子学聪明了,知道用这玩意了,以前还闹出过人命。」伟一乐。

  「所以我还有机会。」梅一旁插了句话。

  「不错,这是个机会,之前的安眠药这回又有用武之地了。」

  「而且这事要快,要抓紧。」

  「你那么急干什么?」

  「如果他们感情很好,应该很快就结婚了呢,毕竟爸也是期望看到强娶媳妇
的。」

  「的确,现在我爸妈虽然不再逼我们怀孕了,但是肯定是要强尽快结婚的,
一旦强结婚,我们就基本很难有机会了。」

  「是的,所以……」梅下定决心的说:「我一定要在他们结婚前怀上。」

  伟深情的望着妻子,劝慰道:「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顺其自然就好,实
在不行了在外面借个种子也行。」

  梅望着伟笑了笑,没有说话。

  自从强带女朋友让伟和梅见过后,很快就带回家让父母过目,菁菁表现的很
乖巧,惹得老两口也非常喜欢。于是,强和他女朋友的感情升温也特别的快,没
多久就正式的同居了,就在强自己的房子里。

  菁菁不算是一个很勤快的女孩,所以梅时常以嫂子的身份去帮他们收拾房间,
而菁菁也特别可爱,也很知道讨好伟和梅,让梅也很喜欢她。两人很快就一起逛
街挑选衣服,梅发现菁菁家庭条件虽然不错,但却不大手大脚,对她也很满意。
但梅的计划却很难实施了,因为现在强不再来家里喝奶了,这些都让菁菁包办了,
虽然菁菁在厨艺上惨不忍睹而且没什么兴趣,但要说热个奶、煲个汤之类的还是
能干的。于是,伟和梅一家的奶也被菁菁给包办了。

  转眼间,又过了不少时日,强和菁菁的感情愈加的深厚,虽然时不时有些吵
架,但是在梅看来,这正是两人感情正常化的表现,如果没什么意外,两人结婚
是肯定的了。梅的心里有些焦急,但却没有更好的办法,梅甚至想过把这事告诉
菁菁。虽然菁菁看起来是个能保守秘密的人,但是后果难测,梅还是把这个想法
掐死在了脑海里。

  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过了两三个月后,终于又有个机会呈现在了梅
的面前。五一假期,是个非常好的出去游玩的时候,强和菁菁也计划了出去旅游,
在玩了三天后,两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了。

  因为提前打了电话,所以梅早早的准备了两人的饭菜。强和菁菁一进门就嚷
嚷的累坏了,强扫了一眼,没看到伟。

  「嫂子,我哥呢,怎么没见?」

  「你哥出差了,最近他是越来越忙了,也经常出差了。」

  「我哥怎么那么忙啊,对了,好像他升部门经理了。」

  「部门经理了啊,咱哥真能干。」菁菁也连忙惊叹。

  「就嫂子在家,我就轻松多了。」

  「那为啥啊,咱哥对咱很好啊?」

  「你不知道,我哥对我好那是没得说的,但是总是对我很严肃,我在他面前
感觉有压力。」

  「嘻嘻,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的,原来怕咱哥啊。」

  「嘿嘿,不过嫂子比较疼我啊,有嫂子在,我哥就不会对我太严厉。」

  「就是,嫂子最好了。」

  梅看着两人活泼的样子,也非常开心,这顿饭吃的快快乐乐的。

  吃过晚饭,两人干脆就在梅这里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看着电视还一边打
情骂俏的,而梅看着恩爱的两个人,思绪却飘到了怎么拿到强的种子上去了。

  时间刚过8点,大大咧咧的菁菁就对梅说:「嫂子,我们玩了几天也累了,
要回去早点休息。」

  「什么?现在就回去吗?啊!也对,这玩了几天也都累了,是应该早点休息。
不过,嗯,不过还是先等一下。」梅说着就往厨房走去,在这一瞬间,一个大胆
的想法浮现在脑海里。

  「干嘛呀嫂子。」菁菁奇怪的问道。

  「你们玩了几天了,肯定没吃好睡好,我煮点奶,喝完了再回去睡觉,这样
睡觉质量好。对了,在这洗个澡再回去吧!」

  「那好的嫂子,辛苦嫂子了。」

  「说什么客气话呢,都一家人。」

  两个人确实是很累了,都简单的冲了一下澡,等都洗完,热腾腾的奶也端了
上来,梅看着两人痛痛快快的喝完了奶回隔壁睡觉,脸上的笑容格外的甜。

  强和菁菁一路打情骂俏的回到自己的卧室,菁菁边脱衣服边对强说:「刚才
嫂子给我们端奶的时候脸红红的。」

  「嘿嘿,肯定是看到我们两个一起从浴室出来,有了联想。」

  「去,有你这么说你嫂子的么。不过嫂子的身材真好,这比我大多了。」菁
菁在胸前比划了两下。

  「嫂子的身材虽好,你的身材也不差啊,比嫂子苗条多了,我就喜欢小点的。」

  「净挑好听的说,老实交代,有没有幻想你嫂子啊?」

  「哪敢啊,有我哥在呢,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啊。哈欠!」

  「这么说你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了?」

  「没有,没有!从来都没想过,那是我嫂子啊,再说现在有了你,我眼里再
没有别的女人。」

  「嘴贫,嘻嘻。哈欠!」

  「嘿嘿,来,媳妇,亲个嘴。哈欠!」

  「哈欠,又累又困,今天不做了好吗?我都快睁不开眼了。」

  「我也困死了,小钢炮都没精神了,好,睡觉。」

  「都说睡觉了,你脱我小内内干嘛!」

  「今天裸睡,明天一早好干活,省得麻烦。」

  「去你的。」

  ……

  强和菁菁走后,梅也没了精神看电视,思想老是跑毛。老半天才平静下来,
想起还要准备些必要的东西,就赶紧准备。

  好不容易,钟表的指针指到了9点,梅从沙发上战了起来,开始暗自思量:
安眠药已经下了,还是双倍的量,就是菁菁平时睡觉浅,这累了几天了,再加上
安眠药,应该也睡死了。

  打定了主意,梅悄悄的从大门的猫眼往外看了看,外面空荡荡的。轻轻打开
门,走到隔壁房门前,定了定神,然后用最轻的动作打开了强的房门,走了进去。
屋里黑洞洞的,没有一丝的声音,梅的心放下了,看来两人确实是睡了。

  来到卧室门前,梅支起耳朵仔细听了听,里面没有声音,应该是睡着了。于
是梅再次轻轻的把卧室的门开了一条小缝,里面并不算很黑,一盏小夜灯在幽幽
的闪着光芒,屋里除了呼吸声便没了别的声音。借着那幽暗的光芒,梅悄无声息
的潜入房间,扫了一眼,两处床头柜上除了灯什么都没有。梅仔细的查看床周围
的地板,除了一块椭圆形的地毯上仍满了衣服,其它地方也是干干净净的,什么
都没有。于是梅伸手去翻那些衣服,两人的内裤就在最上面,梅红着脸翻了翻,
除了衣服什么都没。

  「怎么会没有?难道他们今天晚上没有做吗?」梅看了看床上熟睡的两人,
很无奈的想。那床上被子的形状,很容易看出两人的睡姿。菁菁面向一侧,双腿
微蜷,而强则在后面紧紧的贴着菁菁的身体。梅脸上再次浮上红晕,这姿势,显
然,强的手是放在菁菁的乳房上的,而下身,假如强的肉棒是勃起的话,那一定
紧贴着菁菁的私密花园。

  摇了摇头,似乎是要甩去头中的那色情的画面,梅急忙逃出了强的家。回到
自己的屋子,梅躺到床上,望着天花板,内心却一直在挣扎。强和菁菁已经好到
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就在刚才在屋子里的时候,两人秀恩爱的时候,梅就听到两
人在悄悄的叫老公、老婆。现在大学也已经不禁结婚了,两人很可能考虑老爷子
的身体而选择尽快结婚,而两人一旦结婚,就有可能不再避孕。这种事之前在聊
天时他们就说过,会尽早结婚生孩子,这样菁菁找工作的时候就是一个优势。如
果强他们真的不再避孕,那么要想取得强的种子那就要等菁菁生完孩子才有可能,
如果菁菁到时候再一上环,那要想悄无声息的取精就基本不可能了。

  梅思前想后,该如何去做成了最为困难的事情。忽然梅猛的坐起,自言自语
道:「现在他们睡的那么死,如果我用强的那个飞机杯主动取精呢?」

  这个念头一浮起来就再也压不下去,但是要让她就这么去面对强的裸体,梅
自觉自己很难做到,但是如果借不来种子。梅不敢再往下想,伟确实很宠她,但
是梅一直有个危机意识,七年之痒不是说着玩的,如果借不相干人的种子,那么
两人之间一旦出现问题,这个孩子根本就拴不住伟,只有强的种子生下来的孩子
才能拴住伟的心。这是梅一直埋在心底的想法,也是梅能主动的去取强种子的动
力所在。

  梅内心挣扎着,几次就要冲出门去,但几次站在门口的时候都又缩回了手。
眼看钟表的指针指向了十点半,梅内心已经挣扎了快一个半小时了。

  站在大门前,梅的脸上白了又红,红了又白,最终,梅下定了决心,手放在
了把手上,一用力便打开了门。用最快的速度打开强家的大门,当手抓在卧室的
门把手上,梅顿了顿,闭上眼睛,想了想将了要做的事情,一朵红云又浮到了脸
上,然后用力打开了门。

  接着夜灯,可以看到床上的两人已经改变了一开始的姿势,强已经变成了仰
面躺着,菁菁也翻了个身,一条手臂和一条腿应该就在强的身上。梅无仔细的观
察了下两人的反应,依旧是在熟睡中。

  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了,梅无力的靠在强的卧室床前的墙上,她怎么也找不
到强以前用的那个飞机杯了,整个屋子都找遍了都找不到,刚才甚至都不再顾及
恢复原样了。梅无奈的只好认为是强把那飞机杯扔了,而且很有可能是被菁菁发
现后扔的,梅可以想象出当时的情景。

  该怎么办?梅眼睛阴晴不定的看着床上的两人。

  「既然到这份上了,我就是用手也要拿到种子。」梅一咬牙,颤抖着走向了
床边。

  轻轻的掀起了被子,当看到强那赤裸的身体的时候,梅的手猛的一颤,差点
扔掉了手中的被子。梅就觉得自己的脸开始发烧,耳朵也开始发烧。

  菁菁和强都赤裸着身体,姿势就如同刚才猜想的一样,强平躺着,菁菁一只
手搭在强的胸脯上,一条腿也搭在强的腿上,强的小弟弟就如同一条小虫那样耷
拉在双腿之间。

  梅慢慢的伸出一只手,就要去抚摸强的小虫。这时,菁菁的手和腿猛的移动,
吓的梅猛的缩回了手,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菁菁。可是半晌没动静,梅
才缓过劲来,只见菁菁又翻了个身,然后身体缩在一起,看来是被凉空气刺激的。
梅长舒了一口气,连忙给两人盖好被子,然后打开了空调。当室内的温度感觉很
暖和了,梅才再次掀开了被子。

  菁菁和强已经完全分开了,这正好方便行事。为了防止意外,梅又特意的观
察了一会儿菁菁的反应。稍微一点冷空气就引起的菁菁的反应,确实是令人担心,
但梅在观察了一阵子后放心了。菁菁一动不动的就那么睡着,身子看起来十分瘦
弱,胸部顶多是个b,比起自己的c来说小了整整一号。无意中,梅发现菁菁蜷
缩的大腿根部有点闪光,伸手一摸,湿漉漉的,梅不禁笑了起来。吃了安眠药不
应该那么快就做梦的,应该是睡前就想做了,但是太困没做成,那么肯定睡的比
较死了,梅最终推断出这个结论,心满意足。

  梅用略带歉意的口气轻声对着熟睡的菁菁说道:「对不起菁菁,强是你的,
但是我需要怀上他们家的孩子,所以这次借精是迫不得已,还请原谅。」

  说完,梅的目光终于又转到强的脸上,叹了口气,然后又转移到那条小虫身
上。梅不再犹豫,既然已经决定了,再犹豫不会有任何用处。

  梅轻轻的扶起强的小弟弟,不觉得想起了老公伟的肉棒,在没有勃起前也是
这么个小虫的模样。梅轻轻的套弄着,受到刺激的小虫慢慢的恢复了精神,在梅
的目光下渐渐的变大变粗。梅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看着一个男人的东西这么完整
的变化,就是老公的也没这么仔细的观察过。完全勃起的小虫已经变成一个粗长
的肉棒,梅红着脸,不觉得跟老公的比了比,强的肉棒要稍细一些,但更长一些。

  梅握着火热的肉棒,那双柔软的双手轻轻的上下套弄着。梅想着自己就这么
给另外一个男人打手枪,即觉得有些羞涩,又觉得身体似乎有些春情范动。十分
钟过去了,肉棒依然还是那个样子,甚至有变软的趋势,梅很无奈。梅几乎没有
给老公打过手枪,伟曾经也想要教她,但是她却不肯学,只知道如果太用力了男
人会很疼。

  看着自己手中有逐渐萎缩趋势的肉棒,梅想起老公更喜欢让她吹箫。梅咬咬
牙,张嘴把手中的肉棒含在了嘴里,眼看要萎缩的肉棒马上又变的精神起来。梅
什么都顾不得了,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只想着如何让嘴里的肉棒尽快的射出精
液。

  梅从来没有这么用心的给一个男人吹箫,即使是他的老公都没有。以前,伟
在和她做爱的时候总是喜欢先让她含一含,但是她总是觉得,这是男人小便的地
方,很脏,所以每次总是草草的吹几下就不干了,伟也总拿她没办法。如今,要
让她不但要卖力的吹,还要吹出来,梅只觉得后悔以前没有好好的给老公吹过,
以至于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吹才能让男人以最快的速度射出来。

  梅努力的回忆老公曾经教导的方法,但是记忆总是模模糊糊的,梅只好用努
力来换取技巧上的不足。只见梅双手握着肉棒的下端轻轻套弄,而嘴成O型,头
不停的上下吞吐着龟头。不一会儿梅就觉得嘴里已经酸麻的没了感觉,只好吐出
来休息一下。

  看看眼前发亮怒张的龟头,梅突然想起老公曾说过要用舌头,不禁暗自骂自
己当时怎么那么的不用心听呢。梅张开嘴,再次的把硕大的龟头吃进了嘴里。这
次不再上下吞吐,而是伸出舌头,不停的在龟头上游走,一会儿挑动下系带,一
会儿又从马眼上掠过,分外的灵活。

  如果,梅原来给老公口交的时候认真的听老公指挥,或者认真的看过一部口
爆的片子,恐怕这时候强早就射出来了,可惜没有如果,因此,那肉棒看起来依
然坚硬如铁,但还是没有射的迹象。

  终于,梅累的松开了嘴,感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看着眼前耸立着的肉棒,
彻底的无语了。还没有射,怎么办?她的嘴已经没力气继续口交了,但是就这么
放弃?梅不甘心,都做到这一步了,目的还没有达成,是绝对不能放弃的。

  这时候的梅,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只想着如何让眼前的肉棒射出自己需要
的种子。既然已经做到这一步了,那么,再进一步又如何?既然之前的方法都不
行,那就用最原始,最熟悉的方法吧!

  梅的心一横,迅速的脱下了下身的衣服,当最后的小内裤脱离臀部的时候,
和两腿间拉出一条长长的亮晶晶的线,原来在刚才的那一番手淫口交下,梅的欲
火已经烧满了全身,或许这个疯狂决定也和这充满欲火的身体有关。

  梅虽然已经决定了要做什么,但是却为自己保留了最后一点尊严。只见她背
对着强,双腿分开跨立在强的两边,蹲下身子,用手扶着那还坚硬耸立着的肉棒,
对准了湿漉漉的桃源洞口。没有犹豫,臀部往下一沉,便把这根肉棒吞进了身体
里。

  一直渴望着的身体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需求,梅只觉得身体一震的舒畅,梅终
于发现,一直以来觉得自己身体滚烫是因为太过羞涩的缘故,原来却是因为自己
的身体被欲火灼烧着。来不及细细的品味其中的滋味,梅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开始,为了防止强的苏醒,梅还很克制的控制这自己身体的起伏,尽量让自
己的身体,除了阴道外,其它的地方都不和强的身体接触。但随着快感的积累,
和两腿的酸楚,梅的姿势终于变成了跪坐在强的身上,仅存的一点点理智不过是
让自己的身体不要全部压在强的身上。

  梅像一个骑士一般,时而直立身体,上下耸动;时而双手撑床俯身,让身体
前后运动。那强的肉棒不停的在梅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带出了大量乳白的淫液。

  偷情般的刺激;出轨的紧张;以及和除丈夫以外男人做爱的羞愧;不敢发出
声音的忍耐;以及怕惊醒两人的恐惧汇集起来,让梅竟然非常快的便来了高潮。

  高潮的快感冲击着梅的大脑,让梅的脑中一片的空白。梅已经没有了思维,
下身紧紧的贴在强的身上,让强那根粗长的肉棒紧紧的顶在身体的最深处。双腿
在不停的颤抖抽搐着,而阴道也在随着一下一下抽搐蠕动着。

  随着思维的回复,梅感受到体内那根坚硬的肉棒似乎又猛的变长变粗了起来,
然后顶在最深处的龟头猛的一涨,然后有规律的跳动了起来。终于射了,梅喜极
之下,在肉棒跳动的带动下,又一股高潮袭了上来。

  梅跪坐着,强的肉棒还和梅的身体连接着,而梅的上身却整个趴伏在强的腿
上。高潮的余韵过去,梅突然发现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如果自己站起来,这好
不容易得来的种子就要流出身体了。恢复了冷静的梅迅速的想了个办法,屁股向
上轻抬,只听「波」的一声,那是龟头离开身体的声音。梅就这么撅着屁股在床
上爬着,回头看了看那个让自己不顾羞涩,不顾一切的阴茎。在射过这么长时间
后,竟然还呈现肉棒状耸立着,梅阴晴不定的看着,内心的思绪已经转过了千百
遍。

  在梅的注视下,肉棒终于羞涩的低下了头,变成了一滩小虫。梅慢慢的爬到
了床头,找了一个避孕套,把自己的内裤塞进去,变成一个粗短的圆柱形,然后
红着脸塞到了自己的阴道里,就像一个塞子一样塞住了口。

  穿好自己的衣服,给强盖上被子,走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忘记关上了卧室的空
调。回到自己的床上,在身下垫了两个枕头后,随手扔掉了塞在阴道里的避孕套。
梅很想哭,非常想哭,但是却怎么都哭不出来,这一切不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吗?

  生活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第二天强和菁菁醒来也没有什么异状,梅还像平
常一样对待他们,饭桌上,强提出了要和菁菁结婚的意愿,梅也很高兴的打电话
告诉了丈夫伟。

  第二天,出差了半个月的伟回到了家,梅邀功似的向伟报告了自己偷精的经
过,当然不是那个自己偷奸强的版本,而是告诉伟,在她去强的卧室后发现了两
人用过的避孕套,然后回来就给自己用了,伟还直夸梅机智。

  又一个月后,强和菁菁已经去领了结婚证,而梅也真的怀上了,双喜临门让
伟的父母高兴异常。又三个月后,菁菁也被查出来怀孕了,又让老两口高兴半天。
最终强和菁菁赶在伟父亲去世之前举办了婚礼,伟的父亲最后了无遗憾的去了。

  十月怀胎,梅和菁菁都生了一个儿子,让伟的母亲乐的合不拢了嘴,失去丈
夫的痛苦彻底的被两个刚出生的孩子驱散。

  伟工作出色,加上父亲的股份,在公司里当上了大股东,而梅辞去了工作,
专心在家相夫教子,顺带着也帮忙带强和菁菁的孩子。强和菁菁也都是心怀上进,
也不愿意到伟的公司里上班,菁菁自己找了工作,而强没毕业就已经找好了企业。

  这天周末,刚好两家人都休息,于是一起驾车出去玩了一圈,回来后在家里
又开怀畅饮。强和伟都有点喝多了,强说:「哥,咱们兄弟俩都生了个儿子,咱
妈高兴坏了,不过呢这时间长了,又想要个孙女,要不咱们比一比,看谁先给咱
妈生个孙女好不好。」

  伟:「你这臭小子,有跟哥比这个的吗?」

  菁菁:「哥,我和嫂子都是独生子女,现在单独可以二胎,要两个可是正大
光明的啊!」

  被菁菁这么一说,伟的大哥心性又上来了:「好,比就比,看看谁先添个小
公主。」

  梅知道伟有点喝多了,很无奈的看着伟在哪里充大哥。

  第二天一早,梅和伟醒来,梅看着伟说:「昨天你说的话还记得吗?」

  「嘿嘿,当然记得,我说话就要算数的。」

  「你还真要让我再生个女孩啊?」

  「那是当然,这个儿子不就给我生的很好吗?强他们要生,我们也要生。」

  「唉,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不就是让人不会彻底怀疑你不能生吗?我要是只
生一个的话,你的话都说出去了,没法再收回来了,就很没面子了不是。」

  「还是老婆了解我。」

  「你为了面子都不顾我的感受吗?」梅有点生气。

  「对不起老婆,你要不愿意那咱不生了,我面子丢了就丢了,老婆最重要。
主要是因为上次你怀孕的时候一副非常高兴的表情,我以为你不在意了呢。」伟
赶紧赔不是。

  「算了,我知道你也很喜欢小孩,看你天天跟你儿子亲的。为了你的理想和
面子,我受点委屈算什么,只要你对我好我就心满意足了。」梅把身子缩进伟的
怀里,幽幽的说着,想起上次向丈夫隐瞒的偷种的经历,脸上不禁红晕渲染:
「上次我『西房取精』,是他们用了避孕套,这回他们也要怀孕,怎么取精?」

  「『西房取精』?好名字,强的卧室在我们西边,上次西房取得了真精,那
就是碰运气,我想到了一个极好的办法,不再受太多的限制。」

  「什么办法?」

  「还记得强没女朋友之前用的什么吗?」

  「飞机杯?」

  「对,只要用点安眠药和飞机杯,就一定能行,我们这次再接再厉,再取真
精。」伟抱着梅,嘿嘿的笑着。


西房取精记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