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激情

[秀色][食脑记]



 
  研究编号S1136为一品种不名之新生物,全长4。5CM,肉食性。全
身呈粉红色,寄生於人类脑部,患者被寄生後失去生命迹象,并会攻击并猎食他
人,危险度极高……

--------------------------------------------------------------------------------

  圣诞节……一个我总是逃避的日子。也许你会奇,我为什!要逃避圣诞节呢?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对我来说:情人节、圣诞节、七夕……

  都代表了孤独、寂寞、无奈、忧郁……

  可能是因为我的个性孤僻,不喜欢和人接触吧!

  我?你就姑且叫我「青」吧!名子不过是一种代号罢了……

  也许是因为阴沉的个性,我才会选择读医学系吧?当医生有种能操控别人生
死的快感……

  而且我专攻脑科,几乎动不动就可以看到血淋淋的头颅和粉红色?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诼龆?br />大脑……

  对我来说,这一?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缇拖肮吡耍∶皇裁春煤ε隆?br />
  至少在发生那件事情以前……

  为了读书,我在这所台X大学独自渡过了一两个圣诞了。其实,我也会寂寞,
但我就是打不进别人的社交圈,更更遑论和我一道过节了。所以我情愿蝉居,把
自己封锁起来……又是12/ 24了。

  下课时,照往例同学们一群群的相约到一些我听都没听过的地方去圣诞狂欢。

  非常自然的,我又做了一次「隐形人」。

  没差,反正我被虐待惯了,连期末报告都没人愿意和我同组。

  正当我一如往昔的背了背包准备要走的时候,一个胆怯而清丽的声音吸引了
我:「青同学!」回头一看是这学期刚转系进来的Aya。

  「什么事?」我站在教室门口回答着。

  「呃……我们要去PUB。你要跟我们去吗?」Aya清秀的脸上带着期待
地微笑问着。

  不愧是班花,虽然转系过来不过一学期,却已经夺得不少单身男士的青睐。

  而我,一直自认自己「非常抱歉」,对她,总有一份莫名的自悲感,所以从
没近看过她,更甭提跟她说话了。其实别说是她,我跟班上女生一向少有交集,
课翘的又凶,班上没几个人认得我,倒也是逍遥自在。

  我能说什呢?当我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考虑着下一句该出口的话时,Aya
看着我的脸,说:「唉!看你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你别生
气嘛!」

  「我并没有不高兴呀!我……」

  「对!青他没有不高兴。他只是不太爱让人打搅而已!走走走!别理他!」
我的同学,老杨说着,然後拉着Aya走出教室。

  「可是……酱好吗……不是全班几乎都会……」Aya回头看了我一眼。

  「小牛和肥肥他们还在等呢!既然青他不想去,也就别勉强他吧!」

  这个死老杨!我忿忿的想。

  但是人家人缘好啊!我又能怎样呢?

  反正我在班上本来就不是个受欢迎的人物……於是我继续我的步伐跨出教室。

  冷不防一只手往我肩上一拍,回头一看是隔壁班的杰森:「嘿!青,晚上有
没有节目啊?要不要一起来?」

  说到杰森,他也是个怪人,老是喜欢搞一些可怕的实验,是隔壁班有名的疯
狂四人组。另外三个人分别是;阿柯、黑杰克、佛雷迪……

  他们四个人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喜欢做一些别人不敢做、不屑做、不肯做的
事情……

  人人闻之变色的恐怖份子。

  「又是什么呕心的活动?」我皱眉问着。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像很喜欢找我,大概认为我和他们是同类吧!

  「这一次保证你喜欢!」杰森又重重的拍了我一下:「偷尸体!」

  「咦?不会吧!?」我有点惊讶了,因为这的确是个可怕的计划。

  「没错,而且是偷实验室里泡在腐马林里的大脑。」杰森故意压低声因神秘
的说着。

  「你们要干嘛?」我越来越好奇了。

  「黑杰克他曾做过一篇论文:动物可以藉着食用同类的脑髓获得对方的记忆!」

  这倒是第一次听说,我不禁又问:「真的吗?」

  「哈!」杰森很高兴的又拍了我一下:「当然是真的,我们之前做过一个实
验,分别有两只白老鼠,A老鼠训练它走迷宫,也就是期中考考过的,老鼠每次
通过迷宫的时间会随着它走迷宫的次数逐次减短……训练一个月,而B老鼠则不
予训练。」

  「然後呢?」

  「然後我们杀死A老鼠,将A老鼠的大脑取出来让B老鼠食用……你猜怎么
着?B老鼠吃过A老鼠的大脑後,竟能和A老鼠一样的时间走出迷宫。」

  我越听越奇,一时沉默不语,杰森续道;「我们做过很多类似的实验,现在
只差没用在人身上了。如果真的成功,也许会造成学术界的大轰动oh!!以後
也不用上学了,把教授的脑髓拿出来给学生吃就行了。」

  「那你们的计画是?」

  「哈!」杰森用嘉许的眼光看着我:「你问到重点了!据我们所知,实验室
里的那个大脑是从美国留学回来,曾经拿过三个博士学位的天才!试想,我们吃
下他的脑,那期末考还怕什么!?」

  「这……」我?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谟淘ナ保杩袼娜俗榈姆鹄椎献吡斯矗骸盖啵裢砗臀?br />们一起煮大脑火锅吧!?」

  煮火锅?真是恐怖的点子……

  不过我喜欢!於是我很快的点了点头。

  杰森和佛雷迪同时露出满意的笑容……

  晚上十点,学校已经是空无一人……

  除了偶尔巡逻经过的警卫,还有我们五个人……

  我们躲藏在实验室外的草丛中商量作战计画……

  担任领导人的杰森压低声音跟我们讲:「听好!等下进去後由柯去诱开警卫
的注意,我和佛雷迪把风,黑杰克和青去偷尸体,知道了吗?」

  我摸了一下口袋里的「家伙」……

  有工作手套、万能钥匙、小钢锯、手电筒……

  还有装脑用的塑胶袋……

  「准备好了吗?」众人点头,杰森拍了一下柯说道:「上吧!」

  柯於是从容不迫的走近警卫,然後不知说了什么,警卫真的被他骗离实验室
门口……

  「该我们了,动作快!」

  「等等!青你忘了戴手套啦!你想留下指纹吗?」

  唉……

  果然是有点紧张……

  竟然忘了戴手套……

  只见黑杰克用万能钥匙转了几下,门竟然轻易地被他打开了。

  「没什么,开习惯了。」黑杰克耸耸肩。真怀疑这家伙平常都是在干什么的……

  「尸体放在二楼,小心点!」杰森不放心的说。

  「如果警卫回来,我们会吹口哨,然後尽量和他拖延,你们趁机爬窗户出来。」
佛雷迪说着。

  「知道了!」我答应着。

  藉着手电筒微弱的光线,我和黑杰克摸进黑暗的实验室,黑杰克像是很熟悉
似的拉着我上了二楼……

  然後拐了个弯来到一扇铁门前……

  门上写着:「非常停尸间……非研究人员请勿进入!」

  门上面还画了一个骷髅头的三角记号:「危险!」

  黑杰克再次拿出万能钥匙开锁……

  我突然发现我全身发着抖……

  有点後悔此行……

  想打退堂鼓……

  但是似乎已经来不及让我反悔了……

  不久门就开了,黑杰克先进去後,转身对我招着手:「快进来!」

  不得已……

  硬着头皮走进去……

  只见好几具尸体停放在福马林的容器中……

  「就是这了!」黑杰克问着:「青,是哪一具?」

  我呆了一下,回答:「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们事前早就商量讨论过了ㄝ!」

  「喔……你也不知道啊!这下麻烦了……」

  黑杰克沉吟了一下道:「酱好了,我们赶快去外面问他们……」

  话没说完,尖锐的口哨声响起……这是警卫返回来的暗号!

  「该死!怎么这么快?柯在干什么!?」黑杰克咒骂着:「不管了,看看尸
体上的标签,看看能不能发现是哪一具!」

  黑杰克说完就跑了过去,回头瞪着一时反应过来仍在发呆的我:「你在干什
么?还不快一点!?」

  「啊……是是!」於是我也跑到尸体旁去检视一具具的尸体。

  但是尸体实在太多了!而且我们连死者以前的名子叫什么都不知道,不知怎
么找起!

  「Dr。Muder……就这一具好了!反正一样是博士嘛!」

  黑杰克说着:「青,快点动手吧!」

  黑杰克说完将尸体扶正,於是我拿出钢锯,用颤抖的手往「他」头颅切了下
去……

  先是毛发被撕开的声音……

  再来是钢锯切割骨头的声音……

  我们的工作手套染满了鲜血……

  「动作快!警卫进来了!」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尽量!」我额上开始渗出豆大的汗滴,随着我动作的加快,鲜血更是喷
得厉害……

  转眼整间房间充满着血腥味……

  而我们的身上、地上、墙上,甚至屋顶……

  都滴答滴答的淌着血……

  外面再度传出皮鞋上楼梯的声音,黑杰克急着说:「还没好吗?警卫上来了!」

  我用力切开颅骨,双手左右一捌,死者的头就被我拉开一个口……

  然後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把粉红色的脑袋捧了出来……

  一放进袋子,门外就传来脚步声,黑杰克指着窗户:「那里!」

  门咿呀一声开了,手电筒的光照了过来,警卫大喊:「是谁!?」

  我们狂奔到窗口,还好窗户并没有锁,我们作势往外面跳……

  「慢着!」警卫想要拉住我们,但是慢了一步,我们跳出窗口,然後重重的
落在实验室外的草皮上。

  「还不快跑!?」杰森大喊着,警卫急促的脚步声从实验室内传来。我们飞
也似地拨腿就跑。

  「到手了吗?」柯问着。

  「到手了!」

  「干得好!」边跑佛雷迪边对我们比出大姆指……

  边跑边是後悔,当初不该加入这种奇怪的游戏的。

  一想到等下要把几分钟前还泡在福马林中的脑拿来煮火锅,就越是反胃。

  迎面而来的那一群人似乎有点眼熟……

  等等,在前面的那个女生不就是Aya吗?

  「青?」Aya倒吸了一口气,似乎很惊讶。

  我突然想到全身衣服染着血,手上还提着血淋淋的一袋大脑……

  而我也很惊讶,因为我看到Aya和老杨手牵着手……

  哦,原来传闻是真的,我明白了。

  「哈哈!」老杨嘲笑着:「青的兴趣可真特别,不愧是班上的怪人啊!」

  「发生了什么事吗?」Aya问着。我则是不知该怎么回答。

  「别理他啦!」老杨拉拉Aya,喃喃说:「青他旁边的那四个人……」

  说完Aya的脸色当场变了,虽然没听清楚,但我大概猜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了。

  我铁青着脸飞快离开,心中一股闷气往上冲……

  哼!既然连Aya都认为我是怪人了,那我就当个怪人好了!管他大脑火锅,
就算沙西米我也吃给他看!没多久,我们在杰森他家煮着火锅,杰森先丢了点豆
腐、青菜、玉米当汤头,然後把洗乾净的大脑丢下去搅拌。

  说真的,看起来还不坏,最起码不像有些尸体的大脑放久了会变成白色……

  在汤里面煮了煮,很快变成漂亮的粉红色……

  过了几分钟,火锅飘出令人垂涎三尺的香气……

  要不是想到它是人的大脑煮出来的火锅,还真让人想要大快朵颐一番。

  「嗯,吃吧!」

  杰森帮我们每人添了一碗。

  「咦……真的要吃吗?」柯看起来犹豫了,其实我心里也毛毛的,看着碗里
那一块粉红色的大脑……

  「当然!」杰森说完就夹了一口:「味道不错呢!有点像馄饨,但是更Q更
好味!嗯嗯嗯……入口即化,美味啊,美味!」

  「吃完我们就是天才了!」

  佛雷迪也跟着咬了一口,好像很陶醉的说:「还不坏嘛!QQ的像大块的果
冻……你们快吃吃看!这肉感、这肉感……」

  我和柯对看一眼,本来我是不太想吃的,但想到刚刚Aya鄙视的眼神……

  一咬牙,整碗咕噜咕噜的灌了下去。

  「爽快!」杰森用力拍了我一下:「没骗你,很好吃对不对?」

  「对……不错……」

  其实我根本直接囫囵吞枣的吞下去了,根本不敢去品尝它的味道……

  只觉得软绵绵的一块,滑不溜丢的从喉咙掉进胃里……

  哪像杰森和佛雷迪还大嚼特嚼……

  柯看我都吃了,也皱着眉头吃了……

  我们直把整锅汤都清光才散会……

  回到宿舍寝室,越想越反胃,忍不住跑到宿舍外去呕吐……

  一撇眼,才看到旁边柯也在呕吐……

  我们互看一眼,无奈的露出苦笑……

  大概是心里作用吧!我总感觉脑袋在胃中爬啊爬的,然後还扭来扭去……

  这一吐,直把胃中所有的东西都翻出来了……

  只差没把胆汁一起吐出来……

  吐完後觉得好多了……

  回头发现柯早已进去,我不禁寂寞的叹了口气……

  想到Aya的眼神,又想到她和老杨亲蜜的牵着手……

  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为什么?暗恋她那么久竟然让我遇上这么残酷的事实……

  也难怪啦!杨蛮帅的,在学校又是「大尾的」……

  要是我……

  我能干嘛呢?不如祝福她吧……

  算了,不想了!我转身回到宿舍去睡我的大觉……

  谁知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12/ 25,系上说要办什么圣诞舞会,反正我不在受邀名单之中,去不去
倒是无所谓。

  回想昨天的火锅会……

  天啊!实在太刺激了……

  害我今天早餐都没什么胃口……

  不知道昨晚杨会不会又讲了什么……

  唉!八成被Aya讨厌透了吧!

  心中一酸,正想继续蒙头大睡……

  电话却响了……

  「喂?」

  「Blue吗?我是Aya啦!」

  什么?我差点从床上掉下来。「有有有……有什么事吗?」

  「昨天你怎么啦?好担心你oh!!」

  「我……我……」心念一转当场扯起谎来:「昨天系上教授留我下来做了个
实验啦!关於解剖的……」

  「呵呵,原来如此,我就说嘛!」Aya像松了一口气道:「昨天杨说你和
隔壁班那四个人去盗墓挖内脏,我还一直不信呢!」

  「怎……怎么可能嘛!?」我心虚地笑着。

  「嘻嘻……也对!」Aya也笑了起来。

  若说我是去吃大脑火锅,Aya八成会马上挂电话吧……我想着。

  「还有什么事吗?」我问着。

  「你……你好像不太喜欢和我讲电话啊……」

  「也……也不是啦!」我慌乱着回答:「我……我很少和女孩子讲电话……
所以……所以有点紧张。」

  「嘻嘻……」Aya笑了:「紧张?为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尤其,你又和杨……」我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
己在说什么了。

  「喔!你误会了啦!」Aya说:「他和我只是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知怎地听到这句话就松了一口气,Aya看我没说话问道:「你是不是讨
厌我?」

  「我……我哪有?」我又慌了起来:「只是……你又不缺人照顾……也不差
我一个,我又何必像苍蝇一样黏着你呢?」

  「哎……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她幽幽的说。

  「咦?」我思考着她这具话的意思,Aya突然问着:「今天系上有圣诞舞
会,你要不要去?」

  「我不会跳舞啊,过去作什么?」

  「去玩玩也好呀!」

  「好吧!」反正又不花钱去吃点东西也是蛮划算的。

  「那……今晚见喽!」挂了电话,突然觉得周围冷了起来……

  因为到刚才为止,我的心更冷!

  可是为什么Aya会打电话来邀我呢?我好奇地想……

  算了,应该不可能吧!她怎么可能看上我这种又丑又孤僻的怪人?反正时间
还早,去校园压压马路吧!(压马路就是闲晃啦!)

  走着走着远远看到佛雷迪……

  跟他打招呼也没看到,好像在想着什么……

  突然好奇心起跟了上去……

  我跟他保持了大概三十公尺的距离,却没想到他走进系上的停尸间……

  他进去干什么?我犹豫了一下,偷偷把门拉开一条缝望进去,只见佛雷迪、
杰森、黑杰克三人站在里面,背对着我不知道在干嘛……

  冷不防一只手拍了我一下,我差点吓得心跳停止,回头一看原来是柯。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问着。

  「跟着你来的啊!你在看什么?」柯好奇的往门缝里一看,然後皱着眉头问:
「他们在干嘛啊?」

  「你也不知道?」我诧异的问:「我还以为你们又在做什么奇怪的实验勒!」

  柯摇头:「没啊!有的话我怎么可能不告诉你?」

  我又仔细看了一下,他们好像啪答啪答的在撕扯着什么……

  柯忍耐不住,把门一拉开问着:「你们在干嘛啊?」

  杰森等三人回头看了我们,我倒吸了一口气……

  他们,正撕扯着死人的内脏……

  而且血淋淋的就往嘴里塞……

  黑杰克手上的那一截肠子,还滴答滴答的淌着血……

  「哈……哈哈……打扰你们用餐了……」我傻笑了一下,杰森三人逼近我们……

  「青!快跑!」柯眼看不对劲,抓着我往反方向狂奔……

  「呼呼呼~」「呼呼呼~」我和柯两人喘息着……

  其实他们根本没有追上来,但刚刚那一幕实在太骇人了!

  「他们……在吃尸体ㄝ!」

  我仍是有点不敢相信地说着,柯点头不语。

  难道刚刚是在做梦吗?我捏了一下脸……好痛!

  柯低头沉吟了一会道:「不对劲!不对劲!」

  「什么东西不对劲?」

  「我也说不上,但我在想会不会跟我们昨晚的大脑火锅有关?」柯盯着我说。

  「ㄝ?」

  「昨晚吃的大脑可能有问题!我和你不是後来吐出来了?所以我们没被影响
到。」

  柯想了一下摇头:「可是不对啊!我们并没有发现那具尸体死前发生过什么
脑部的疾病啊!」

  等等……

  那晚因为我和黑杰克不知道目标尸体,所以是随便拿了一颗大脑……

  莫非那具尸体的脑袋有什么病变?我的脸刹时失去血色。

  我将这件事告诉柯,柯的脸色也变了:「我们今晚……不,我们现在再去仔
细看一次吧!」

  由於是白天,门口没有警卫,所幸里面也没有研究人员……

  柯拿出万能钥匙,转了几下把锁打开了。

  那一具尸体仍是头颅被切开地躺在那里,满地的血迹仍是尚未清理。

  我们拿起挂在尸体上的牌子仔细一看:

  研究编号:S1136

  死者姓名:Mr。林

  研究人员:Dr。Muder

  死亡原因:?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谘芯?br />
  原来那天我们看到的Dr。Muder不是死者名子,而是研究人的名子,
但为什么会标示「危险」呢?还有跟杰森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还是一头雾水……

  「反正有线索了,分头去查吧!」柯看了一下表说着:「现在是三点半,你
去查Dr。Muder,我去查查看Mr。林……六点在宿舍门口见!」

  我点头答应,柯拍了我一下离开了,我也跑去电脑中心看看能不能上网去查
查看教职员档案……

  突然想到,圣诞舞会不是六点开始吗……

  算了,这件事比较重要……

  只好对不起Aya喽!

  上网果然找到Dr。Muder这个人,两年前退休,现在住在学校附近。

  我拨了电话过去,是他本人接的。

  「什么?那具尸体?」Dr。Muder惊讶的说着:「莫非它又活动了!?」

  活动?什么意思!?

  「说来话长,你过来好了!地址是……」

  来到Dr。Muder家,Dr。Muder虽然看起来年纪不轻了,但是
精神很好,他一看到我就问着我原委……

  我想了一下,照实说了,包括大脑火锅和杰森吃尸体的事。

  「唉!糟了!」Dr。Muder叹息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约在两年前……」

  原来Mr。林在两年前被送进医院,他的病很奇怪,虽然内脏全腐烂掉了却
仍能活动,而且对於生肉鲜血非常饥渴,曾经攻击他的家人,所幸被即时制止送
进医院。

  但是经过检查,却发现Mr。林早就没有生命机象了。

  那么他为什么还能活动呢?

  「怪就怪在这一点!」Dr。Muder说着:「我们研究许久仍不知道原
因,後来切开颅骨一看……嘿!你猜怎么着?」

  我摇头,Dr。Muder嘿嘿的笑了几声:「他的脑袋里面爬满了像蛾类
幼虫般的生物!」

  Dr。Muder说完就拿出一个玻璃瓶,里面用药水泡了一只大约四五公
分,粉红色像蚕宝宝般的生物。

  一想到这种像蚕宝宝的虫在脑袋里面爬来爬去……

  我当场开始反胃,一股酸气从胃里面冒了出来……

  「很难想像对吧?这种生物似乎只能寄生在人脑中,而且可以控制人去觅食
肉类以供给营养……虽然当时想要继续研究下去,看看着些生物成长後会变成什
么样子……但是因为太危险了,所以被禁止,并封闭在实验室里禁止任何人接近。
如果这些虫繁殖起来後果真是不堪设想!」

  「但是……这种虫泡在福马林里,没办法呼吸和觅食还能活吗?」我问着。

  「问的好!」Dr。Muder微笑地点头,一附孺子可教的表情说着:
「它们是死了没错,但是它们的卵却寄生在大脑的深处……就像回虫卵一样,即
使几年不补充养份也可以生存……而你朋友吃下它们後,不久在胃中孵化,然後
顺着血液钻进脑部……然後……嘿嘿嘿!」

  我张口结舌的呆在原地,Dr。Muder问:「你跟我去实验室一趟,我
拿一些资料给你看。」

  「嗯!刚好我和朋友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我们顺便去找他。」我说。

  「好啊!」Dr。Muder耸耸肩道……

  看来柯还没到,手上的表……179

  「我跟我朋友约六点,他等一下就会来了。」我跟Dr。Muder说着,
Dr。Muder点点头,一附无所谓的说:「没关系!反正我不急。」

  「教授,再跟我说一点好吗?」我问着。

  「嗯!」Dr。Muder点头道:「我怀疑这些生物不是地球上的产物,
又或是上古时代早该绝种了……对於这种生物,我们连它是如何寄生的都不知道……
而且连怎么从一个人繁殖到另一个人身上也不知道……你想哪个人没事会挖别人
的脑来吃?」

  是有啦!就是像我们酱的怪人……

  Dr。Muder看我没说话续道:「所以你朋友他们这次会被寄生完全是
一种巧合!但这绝不是这种虫繁殖的主要方法!」还好我和柯吐出来了,

  否则一定也会像杰森他们一样变成丧尸……我想着。

  「对了,」Dr。Muder说着:「你朋友还没来吗?」

  我看了下表……18……

  怪了,柯很少迟到的啊!我打他的手机,只听到:「您拨的号码没有回应,
转接语音信箱中……」

  「怪了,」我挂掉手机对Dr。Muder说:「他的手机没人接ㄝ!不知
道在干什么?」

  「喔?」

  「说不定在他寝室里吧?有时候他一上网去查资料就会忘了接手机。」我说。

  「那就去他寝室看看吧!」Dr。Muder说着。

  果然寝室的门没锁,我一推就开了……

  因为系上办的圣诞舞会,整间宿舍几乎空无一人……

  柯的寝室里电脑还开着,灯也亮着,就是没看到柯的人影。

  「怪了,连鞋都还在,他应该没出去啊!」我纳闷的说着。

  「该不会在厕所里啊?」Dr。Muder走近厕所的门说着,的确,厕所
的灯没开,但里面好像有声音……

  突然厕所的门被撞破一个大洞,Dr。Muder被扑倒在地上!是柯!他
似乎失去神志般疯狂的攻击Dr。Muder……

  左右手用力一捌,Dr。Muder的腹部被开了个大洞……

  鲜血像喷泉般涌了出来……

  「柯!」

  我大喊:「教授!」

  「别……别管我!快去实验室……里面有我研究的报告……保险柜的密码是……
快、快去!」Dr。Muder痛苦的挣扎着。柯用力一扯,粉红色的肠子被抽
了出来……

  柯张开嘴巴,一些粉红色像蚕宝宝的虫从他口鼻蠕动地爬进Dr。Mude
r嘴里……

  「哈……我终於知道它是怎么繁殖的了……」

  Dr。Muder神志迷糊地笑着。我则是多一秒都不敢停留的跑出房间……

  来到实验室,我不会用万能钥匙,於是拿起灭火器往锁上用力一砸……

  敲了几下终於开了……

  我用Dr。Muder告诉我的密码打开保险柜,翻了翻一大堆相关文件,
终於发现这一张:这份报告是属於Dr。Muder所有:研究编号S1136
为一品种不名之新生物,全长4。5CM,肉食性。全身呈粉红色,寄生於人类
脑部,患者被寄生後失去生命迹象,并会攻击并猎食他人,危险度极高!此生物
体内充满60% 以上的油质……

  对了,油质!也许它们怕火!我心想着……

  从宿舍里拿了几瓶酒精浓度相当高的洋酒,塞进绵纸,就是简易的汽油弹了……

  我冲进柯的房间,却发现柯已经不见了!连刚刚被柯攻击的Dr。Mude
r也不翼而飞……

  留下一滩血迹……

  我一撇门外,发现一行血迹延着走道往外面去……

  我握紧手上的「汽油弹」和打火机跟着血迹走……

  血迹一路延伸……

  最後竟来到「圣诞舞会」的会场……

  里面充满着音乐和笑闹声,完全是一副过节的样子……

  穿着漂亮衣服的男男女女愉快的进出会场,我和他们一比有点不伦不类的感
觉……

  看来丧尸们好像也想叁加这场舞会呢!

  「青!」眼尖的Aya一下就看到了我,她微愠的说:「怎么这么晚才来?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ㄝ!」

  「你没事吧?」

  「啊?」Aya不解地看着我

  「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去哪里?舞会正在进行呢!」Aya瞪着我说:「对了,你有没有看到杨
和肥肥那一群人?他们不知道跑哪去了,到现在还没来……」

  「ㄜ……」我看了一下门外:「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他们来
了……」

  「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是他们都死了!」远远的是杨、杰森为首的一群丧尸,还有Dr。
Muder及柯也在队伍中……

  大约四五十个左右的丧尸群……

  「ㄝ!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他们真的化妆的好像死人喔!」Aya笑着说。

  『他们不是化妆啦!糟糕!人数太多!』我连忙抓起Aya的手,跑进会场
里面。

  「怎么了?」

  「我等一下再解释,先跟我走就对了!」我的额头冒出一滴滴的汗水。

  一进会场,我就冲到舞台上抓起麦克风:『各位同学!现在会场外有许多会
吃人的僵尸,请大家赶快逃吧!』不过就在我说完的同时,死尸们也已经到达会
场大门。

  而且大家似乎完全当我在说笑话,先是愣了几秒……然後笑声四起。

  「嘿!青你还蛮幽默的嘛!」

  「这是表演的一种吗?」

  「嘿!青你是想跳僵尸舞啊?」还在一旁起哄,我没空理他们,抓着Aya
就往会场里面钻。

  「嘿!你们装的蛮像的嘛!」

  一位同学一边向死尸们打招呼还一边向杰森走过去。

            只见杰森面无表情┅┅

  或者该说是看不到杰森的表情,因为他的脸皮已经去掉一大半了。

  他抓着那位同学的肩膀,然後猛力一扯……只见一颗血淋淋、拳头般大小的
肉块被撕出胸口……眼见是不活了。

  「啊……!」除了那位同学的哀嚎声之外,会场也?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幼牌渌У木猩?br />与哭声。

  所有的同学忙着到处逃窜,许多同学想由大门逃离现场,不过当场就被档在
门外的死尸们给捉住了。

  死尸的力量相当可怕,别看他们行动起来速度不快,可是一但被抓到,通常
还来不及挣扎就被按在地上啃食了。

  有一个同学手被抓住还想跑,结果整条胳膊就硬生生被扯下来,喷得到处都
是血……

  还有一个同学更惨,左右同时被两只死尸抓住,结果整个人被撕成两半,内
脏流得到处都是,引来一群僵尸蹲在地上大快朵颐。

  『往楼上逃!』我连忙大喊。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往楼上逃能干嘛!不过前门逃不去,我直觉应该要往楼
上逃。

  同学们听到我这么一喊,也纷纷逃往楼上。

  惊慌中,Aya被人绊倒了,我连忙拉她起来,这时一只僵尸迎面扑了过来!
想也不想就掷出了「汽油弹」,但是僵尸并没有倒下……

  没有用!不知道是火力不够还是僵尸根本不怕火?不过倒是让它暂时失去了
视觉(亦或嗅觉?),扑了个空,我拉着惊魂未定的Aya狂奔向楼梯口……

  楼梯口还有一只僵尸,不过它正蹲在地上「用餐」,它可怜的猎物还有意识,

  看到我们来还拼命的向我们求救……

  没办法,自顾不暇了,只能祝他死快一点吧!

  跑上二楼,我站在楼梯口看到能上来的同学都上来後,就把楼层铁门拉下。

  我们这栋大楼的设计很奇怪,每一层楼的楼梯口都有一个铁门,当初也不知
道为什么要这样的设计,因为平常都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谟茫髅味济幌氲骄够嵩谡馐迸缮嫌?br />场。

  当我把楼层铁门拉下拴上时,还有少数的同学被关在门外。

  「让我们进去,别把我们关在外面啊!」

  呼救的声音此起彼落,但我不能开门,因为死尸就在他们的身後。

  「救命!僵尸来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死尸们一口咬死,甚至於将他们的肚子扯破,拉出肠
子咀嚼的模样,还有许多人为了争食一个人而将他扯的支离破碎。

  僵尸好像偏爱内脏和脑袋,而且不太懂什么「用餐礼节」,搞得一楼汤汤水
水流了一地。

  我突然觉得我就像是铁达尼号将贫民关在船舱的警卫一样,无情而又残忍。

  「啊!!!」Aya因为不忍看下去而发出尖叫。

  这种镜头,连男生看了都忍不住恶心想吐,更何况是女生!回头一看残存者,
我发觉每个人都茫然的看着我。

  其实也没剩多少人了,其他的不是在门外呼救就是在会场,在会场的大概也
没救了。

  不一会,连门外呼救的声音也没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Aya首先开口问。

  『他们被一种虫给寄生了,而那种虫还在实验与研究阶段,他们会藉着吃人
的脑来达到繁衍的目的,换句话说,刚才被吃的同学不一会也会变成死尸加入他
们的行列!』我说。

  「那他们怎么会被寄生的呢?」另外一个同学也提出问题。

  『我┅……』我的嘴唇颤抖着。

  我没有勇气将火锅计画说出来,因为我怕Aya会因此而厌恶我,我更怕同
学们会因此而怪罪我。

  『我┅……我不知道!』

  这时,铁门发出巨大的撞击声,铁门的钢板凹了一大块。

  「他们在撞门!」这下可以确定楼下的同学全完了,看铁门一副快被撞破的
样子,全部的同学又慌张的逃往三楼。

  此时我听到有人大喊:「那我们该怎么消灭他们?」

  『用火!他们怕火!』

  虽然刚刚的汽油弹没办法杀死他们,但好像也不是完全没效,应该只是火力
上的问题。

  我们一层一层的往上逃,不过看样子楼层楼梯似乎抵挡不了多久。

  这栋大楼总共有八楼,我真怀疑我们逃到了顶楼之後,还能撑多久!

  就在我把四楼的楼层铁门锁上,正准备逃往五楼时,突然间听到有人喊:
「喂!这边啦!」

  四、五层楼是社团教室,而大家就集?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谧钥厣绲慕淌依锩妫乙哺殴?br />看看。

  「同学,你刚刚说他们怕火是吗?」一位同学问着。

  他长得人高马大的,不过我并不认识他是谁,只是他拿着铁锤铁管敲打的举
动,使我觉得很好奇。

  「应该是吧!」

  「我是你们班筱洁的男朋友阿诺,是化学系三年级的!」

  「阿诺,这是你要的氧气筒跟氢气筒。」这时有同学扛着两支氧气筒跟两支
氢气筒进来,氧气筒的大小还好,氢气筒就真的很大了!

  『氧气跟氢气,难道你打算┅┅』

  我想,阿诺的想法应该跟我猜的没错。

  「对!我要自己做一把火焰枪。」

  『可是你会吗?』化学系有教人家怎么DIY火焰枪吗?

  「呵……虽然我当初被N大退学,但三年的机械系可也没有混假的!」原来
阿诺还有这一段过去啊!我完全不知道,不过看着他快速的将铁管装上内管,熟
练的将气闸与气压计装在铁管上,大家似乎都充满了信心,连忙七手八脚的帮忙
递材料、组装。

  如果在平常的时候,我们一定很希望老师看到我们知识生活化,而且又是大
家同心协力完成一件作品的成果,不过我相信现在没有人希望看到老师,因为┅……
老师们都跟着在下面撞门呢!

  很快的,阿诺将铁管装到氧气筒跟氢气筒上,完成第一把火焰枪。

  不过看样子,老师们也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我们DIY的成果。

  「啊……僵尸们来了!」

  有许多同学惊慌的大喊。我很快的背起火焰枪,说实在的,氢气筒真的很重!

  不过既然我是读医学院的,我更相信人体的肾上腺素会在紧急的时候发挥无
穷的潜力。

  「气闸是控制火焰大小,气压计是控制射程的,知道吧!」

  『我先出去挡住他们,你们赶快往楼上逃!』

  说完我就先到走廊上,看着一群群的死尸们,曾经是一起读书,一起打球的
伙伴,如今我却要活生生的将他们烧死,我真的於心不忍,不过不忍归不忍,我
还是狠下心打开气闸。

  『啊……去死吧!!』

  我拿着火焰枪往死尸们冲过去,同学们也趁这时候仓皇的从我身後往楼上逃。

  「你先撑住啊!」阿诺跟着大家往楼上跑去,手上提着一支氧气筒,肩上还
扛着另一支氢气筒。

  僵尸向我扑过来,我信心十足的打开气闸,一道火舌从枪口喷了出来,首当
其冲的前排僵尸瞬间全身着火!

  说真的,肌肉和毛发烧焦的气味非常难闻,有点像小时候把抓到的蟑螂拿在
火上烤的气味,还会发出阵阵浓烟……

  不过这种时候,可顾不得这些,因为我不这样做,下一秒死的就是我!

  我不断的向死尸们扫射,这时我才发觉我的担心是多虑的,因为我根本没有
自责的感觉,我也才了解为什么我们形容战场上的战士,会以〝杀红了眼〞来形
容。

  当我看着死尸们即使身上着了火,也不停的向我走过来直到身体不支而倒下,
丝毫没有人们害怕痛苦的举动。

  我的内心由开始的悲伤不忍,转变为愤怒厌恶,在那一瞬间,我恨不得能将
死尸们消灭殆尽!因为我知道┅┅。那些家伙根本不是人!

  甚至当我烧死几个班上跟我处得不怎么好的同学时,突然会有种莫名的快感!

  我将火焰开到最大!

  怒吼声?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幼排У募饨猩粽鸲踩梦业那樾鞲涌悍埽?br />
  第一次觉得杀人是这么过瘾的事,比大体解剖还过瘾!

  『你们通通给我去死吧!』

  不过死尸的人数实在太多了!而且他们也不是一烧到就倒地,还会向你走来,
已有好几具死尸都是在我面前两公尺左右才倒地,令我胆颤心惊。

  快要招架不住了。

  我一面喷火,一面祈祷他们赶快到上面去,事实上我相信,只要我一秒钟不
喷火,我们全部的人都会死於非命。

  我等到所有的同学都上了楼,也跟着大家上楼。我还是将所有的楼层铁门锁
上,即使我知道那根本挡不了多久。

  很快的,我们到了顶楼,顶楼的铁门不同於楼层铁门,它比较坚固,也比较
结实,但充其量只能延长我们躲避的时间而已。

  想要活命,我们势必要想办法解决死尸。

  「哇!!!你们看!」这时有一个女同学叫了起来,跟着也有许多同学尖叫
了起来,甚至还有许多同学都哭了!我从顶楼往下看,天呐!

  由宿舍,教职员宿舍以及各个大楼都陆陆续续有死尸们向这栋大楼走来,数
目远远超出我的想像!

  「怎么会这么多?而且目标好像都是这栋大楼。」阿诺问。

  『看来全校师生都罹难了!至於会包围这栋大楼的原因是┅┅他们仅存的食
物在这里!』

  这时候该庆幸现在是圣诞节,校园内的人并不多,否则可能出现上千只僵尸!

  「你的意思是┅┅。」

  『没错!!他们的食物就是我们!』

  「但是他们怎么会知道?难道他们会通风报信?」

  ㄝ!!对喔!被阿诺这么一问,我忽然也想到: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的所在
呢?

  根据研究报告的内容,他们应该没有智慧才对,难道┅┅┅。

  『我有办法了!!』我高兴的大叫。『我有办法逃出去了!』

  「什么办法?你快说啊!」阿诺这时也兴奋的问。

  『我想他们应该是由气味知道我们的位置的,换句话说他们有非常敏锐的嗅
觉。但是他们没有智慧,所以他们才会一大群向我们逼近而没有用围剿的方式。』

  「有道理!然後呢?」

  『然後我们只要等到所有的死尸都挤到六七楼左右,全部的人逃到楼下,然
後将整栋大楼烧了,就能够将所有的死尸都消灭啦!』

  「嗯!这个办法可行,不过该怎么做?」

  我环视了四周,发现大楼旁边刚好是学生餐厅。

  『我们可以派人下去将餐厅的瓦斯筒搬到一楼大厅,然後在将一楼大门锁上,
之後只要让全部的人逃到楼下,就等他们自投罗网了!』

  「嗯!好主意!那就我去吧!」

  『一个人不够,我们需要更多的人下去。』

  「好!有没有人要跟我去的?」

  只看见所有的学生都低头不语。

  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前置部队的风险非常的大,不但动作要快,否则又会
将死尸们引到下面去了,而且最大的风险是:他们没有武器。

  「同学们!全校的老师与学生都罹难了,只剩下我们存活而已,不过如果我
们继续待在这个地方,一样活不久!现在这个计画是我们唯一的生机,我知道很
危险,不过总得要有人去做,我自愿去做!还有没有人自愿跟我去的?」

  阿诺趁我们等待的空档试图想要说服同学们,我这时才发觉,难怪当初筱洁
会选择阿诺,因为阿诺能给别人安全感,比起我这个吃大脑火锅的怪人真是好太
多了!

  心中甚至起了一丝妒嫉感……

  「好!我跟你去!」

  「我也跟你去!」

  「也算我一份吧!」

  渐渐的,开始有人附和阿诺,阿诺从中挑选了几个壮汉。其实也没什么好挑
了,因为我们之中女生占了大多数,男生除了我要背火焰枪外几乎全上了。

  「我们要怎么下去?」阿诺问。

  『就用这个火灾逃生器吧!』我指着角落那两具垂吊装置。

  原本是发生火灾用来逃走的工具,我们却是用来逃走去引发火灾。

  要是安装的人知道了,不知作何感想。

  阿诺私下跟那几个人做了一下沙盘推演,我算了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好!下去吧!』

  阿诺很快的帮那几位同学下去,轮到他自己要下去的时候,我对他说:『阿
诺,小心点,动作要快!』

  「我知道!」

  阿诺很快也跟着下去了,顶楼的铁门撞击声愈来愈大,我想这扇铁门也顶不
了多久了!

  『大家快後退,退到我後面来!』我将火焰枪瞄准铁门,准备他们一撞开,
我就开火!

  碰!碰!碰!┅┅┅ㄅㄧㄤˋ!就在最紧张的一瞬间,突然声音全部消失了……

  我们像被骗了一样保持原姿势不动……

  我看着表……一分钟、两分钟……时间过得好慢!

  「怎么回事?」同学们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等等,我去看看!」我放下火焰枪跑到门的旁边,隔着门听……还是一点
动静也没有。

  本来这时候该找个男生去看的,但男生全跟着阿诺下去了,只好我自己上。

  该不会僵尸都离开了吧?应该不太可能,楼上那么多猎物,除非刚好有一个
大游行经过才能引开他们。

  『啊……』

  「啊……」

  就在这时候,僵尸从背後冒了出来,他们会爬墙!!而火焰枪放在离我大概
快十公尺的地方,中间被几只僵尸挡住去路。

  「Aya,背上火焰枪!」我大喊着最後一句话,然後一只僵尸扑来,我想
也不想往楼下跳下去,还好半空中拉住一条水管,我安全的掉落在楼下……

  除了屁股剧痛和身上的一点点擦伤外倒没有什么受伤,不过我还是坐在地上
好一会才爬得起来。

  「Aya!」

  「大家!」

  其他人就没我那么幸运了,不是在顶楼被僵尸分食,就是和我一样跳楼……

  不过遗憾的是从八层楼的高空跳下来……

  其下场可能只比被僵尸抓到好一点……

  我脚边就有好几具摔成稀烂的尸体。我看到一楼的阿诺跟其他男同学跑了过
来。

  『情况怎么样了?』我赶忙跟过去问。

  「我们都弄好了!只要将他们引爆就好啦!」

  我望过去,大厅中央放置着五灌瓦斯筒。

  「怎么回事?其他人呢?火焰枪呢?」我无奈的指指上面。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更无奈的点了点头。

  「算了啦,我们趁现在快走,反正她们也活不成了!!」有人大喊着。

  就在我们犹豫着该不该逃走的时候,身後的同学传来惨叫。

  回头一看,几只僵尸正缓缓爬了过来……

  没想到居然有死尸在外面,从哪来的?

  「你们看!上面!」不会吧!

  居然有死尸们从楼上窗户掉下来,从二楼到七楼的窗户,都有死尸想〝掉〞
下来!难道那些死尸们都不怕死吗?我想是吧!

  我们想也不想又冲进了一楼大厅……这下好了,楼上有僵尸,大门也挡不了
多久……

  连唯一的武器火焰枪都没了,这下子该怎么办?唉!如果当初没吃什么大脑
火锅就好了!

  「现在怎么办?」有人问着。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回答。

  大门发出巨响,看来短时间内就会被撞开了。

  我们连忙往上跑,却看见二楼有僵尸缓缓逼近。

  「糟了,他们来了!」连滚带爬的又回到一楼的大厅,阿诺指着角落的电梯
大喊:「坐上电梯!」

  我连忙冲进电梯,阿诺跟一些同学也跟着进来了,要不是电梯刚好停在一楼,
我想我们可能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当最後两个人正准备要冲进电梯时,之前倒在地上的「尸体」却突然抱住了
他们,看来他们也变成僵尸了!

  那两个人惨叫的被拉倒在地上,同时大门发出巨响,一群僵尸缓缓走了进来,
楼上的僵尸也来到了大厅……

  「关门!」我大喊着。

  「可是……」站在门旁的阿诺似乎很犹豫。

  「不要丢下我们啊!」那两个倒在地上的同学拼命和我们摇手。

  「快关门,反正他们没救了!」

  我一把拉开阿诺,按下「关」……

  电梯门缓缓的关上,外面传来那两人绝望的惨呼……

  「青……你……」阿诺纳纳的说不出话来,我则是瞪了他一眼:「怎样?难
道你想和他们一起死吗?」

  「不,你是对的……刚刚的确帮不了他们了……」

  一时大家沉默不语,直到电梯的门被僵尸狠狠的撞了几下後,有人问道:
「我们要上几楼?」

  我突然发现大家的眼神都投在我身上,看来我已经无形中成为他们的领导者
了,心中的快感真是无与伦比!

  我想了一下道:「留在这一样死路一条,不如往顶楼看看,说不定还能拿回
火焰枪呢!」

  「嗯!那就上八楼吧!」阿诺说完按下「八」……

  电梯缓缓的上升了……

  现在只能祈祷刚刚僵尸都被我们引到一楼去,八楼没有僵尸,否则可能电梯
门一开就准备等死了!

  我看着电梯的楼层……二楼……三楼……四楼……

  简直像蜗牛在爬一样,不快点僵尸又追上来了……

  我暗暗担心……

  但就在电梯爬到五楼和六楼中间时,突然轰的一声,灯光灭了……

  「停电!!」

  「不对,是电箱被僵尸破坏了!」同学骚动了起来,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
都被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电梯中……

  「救命啊!」有人哭喊着。

  「不要慌,先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照明的。」我大声喝道。

  不远处火光一闪,原来是阿诺的打火机。

  「嗯!这下可好了,总之先爬出电梯再说吧!」

  我接过打火机下着指令:「帮我拉开电梯的门……」

  「我不要,外面都是僵尸!」一个同学哭着。

  真是丢脸啊,一个大男生竟然哭成那样,这就是所谓的「正常人」吗?我不
屑的想着。

  「随便你!反正留在这里一样死路一条!」我冷冷的说。

  「青说的对,大家动作快!」阿诺说完就用力去拉着电梯门,几个人合力好
不容易把半开的电梯门拉开了。

  外面一样是一片黑暗,除了紧急照明灯发出昏暗的光线外……

  没想到才走了几步,面前就是一批僵尸走了过来,我们连忙往反方向跑,僵
尸在後面追着。

  「往逃生梯!」我大喊着:「拿到火焰枪就不怕了!」

  说来容易,在这种连路都看不太清楚的走廊上奔跑,实在很难!

  几个被绊倒的同学很快变成僵尸的点心,背後传来喀叽喀叽的咀嚼声……

  眼前的门写着:「紧急逃生梯」,回头一看,身边却只剩下阿诺一个人,僵
尸在不到十五公尺的地方逼近。

  「只剩我们了?」

  「嗯!」

  「该死!这群废物!」我咒骂着。

  我推开门,不远处竟又是一只僵尸!前後都有僵尸,简直是插翅难飞!

  「怎么办?」阿诺无助的呼喊着。

  我冷不妨大喊着:「对不起了!阿诺!」然後用力把阿诺往前面的僵尸一推,
狂奔上楼。

  「青~你!!」阿诺的声音只响了一声,然後就听不到了,想来是咽喉被咬
断无法呼喊了吧!

  太天真了,也不想想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而且死一个总比两个人一起死
好吧!

  你就安息吧,阿诺!虽然心中有些罪恶感,但一想到是不得已的心里就好过
多了。

  我不能辜负阿诺的牺牲,我要活下去!

  好在一路往上爬都没有僵尸了,但是安全梯只通到八楼,没到顶层。

  於是我在八楼打开门,打算从八楼上顶层。

  一开门,一道火舌喷了过来,我连忙低头闪避,一看竟是Aya!!

  Aya一看到我也是一愣,随即又紧张的握住火焰枪大喊:「不要过来!你
真的还是青吗?还是僵尸?」

  「Aya,我是青!我还活着!」我大喊着。

  Aya像是松了一口气般,全身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我连忙跑过去。

  「好可怕!好可怕!」Aya哭着抱住我。

  一问之下原来Aya当时背上火焰枪,用火焰枪扫出一条血路,打算从火灾
逃生器逃跑,

  却被僵尸撞飞出去,好险刚好摔在八楼的窗台,没有直接掉下去,否则大概
难逃一劫吧!

  然後就一直躲在八楼逃生梯旁,靠着火焰枪活到现在。

  「其他人呢?」Aya问着。

  「都死了!」我回答。

  「呜~怎么会这样!?」Aya哭着,然後迷迷糊糊的靠着我。

  她太累了,刚刚全身紧绷的背着她原本背不动的火焰枪那么长一段时间,又
处於害怕的状态那么久……我心想着。

  接过火焰枪,我不禁安心了不少。

  但是在看一看氢氧的剩馀量……

  我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看样子必须先补充「弹药」,否则很难撑到一楼呢!记得之前阿诺好像背了
另两筒的氢氧筒在顶楼……

  远处传来僵尸的脚步声,我扶着Aya快步上了顶楼……

  上了楼後我终於知道为什么会停电了,因为顶楼正燃烧着,当然包括墙上的
电路箱。

  八成是Aya当时使用火焰枪的时候烧到了什么易燃物才会酱。

  所幸火势并不算太大,而且没有僵尸……

  呃,严格来说该是「还没有」僵尸,

  因为地上躺了一堆死人……

  她们都是之前在顶楼没有跳下去的同学……

  因为是被争食的,所以尸体多半惨不忍睹……

  如果真要形容的话……

  有点像草莓西米露……

  因为她们都被「融合」成一滩了……

  我左右张望着,氢氧罐安然无恙地放在墙角,只要我能平安「跨」过那一滩
「草莓西米露」就没事了……

  说来简单,刚刚有人在一楼被地上的尸体突然拉下去的情形还非常清析的停
留在脑海中……

  我可不想冒这种险!正当我犹豫的时候,答案却很快出现了,因为她们已经
缓缓站了起来……

  看来刚刚是我想太多了,根本没人叫我跨过她们嘛!

  我抓住火焰枪,杀戮的快感又冒了上来,这批平常老是看不起我的女人,现
在换我来烧死你们!看着她们全身着火,还不死心的想逼近,终於不支倒地……

  哈哈哈哈哈!活该!僵尸都是前仆後继的往前来送死,好像完全不会害怕一
样,虽然数量远比楼下的僵尸少,一时之间却是寸步难进!

  而且一边对付它们,还要一边留意脚下的死人随时会爬起来……真是够吃力
的!

  当我好不容易将站着的僵尸干掉後,燃料也刚好空了,捏了一把冷汗……好
险好险!

  幸运果然是跟着我的!我连忙冲去拿氢氧筒,但在这时,氢氧筒旁边的尸体
竟然缓缓的活动了起来……

  「完了!」我暗叫着。

  如果火焰枪还能喷射,区区一只僵尸当然不会放在眼里,

  问题就是火焰枪的燃料已经空了……莫非天要亡我!?

  再跳楼一次?我可不认为我还能幸运的再抓到一条水管而没摔死……

  往楼下逃?刚刚还听到僵尸群爬

[秀色][食脑记],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