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激情

[男同][武林高手李小春]



 
              武林高手李小春


  字数:93824字
  作者:不详
  TXT包: 【武林高手李小春】【完】作者:不详.rar【武林高手李小春】【完】作者:不详.rar

2011-6-25 12:43   「呃——那个,我叫李小春,木子季,大小的小,春天的春,男,身体健康。
今年高寿……呀呸呸,今年龄16岁……」

  小春曾经9年如一日的生活在一座深山里,邻居有三户人家,都是纯朴的掉
渣的山民。家中只有一个老当益壮的爷爷,妈妈嘛……他没见过她,据说妈妈也
没见过小春,因为小春妈生小春的时候难产,在把他生到一半的时候就飞升去了;
小春爷爷心一急,就直接把小春从他死去的娘肚子里拽了出来……爸爸嘛,听说
爸爸在遥远的大城市,直到小春9岁以前,他没见过他……

  这山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爷爷和周围的几户山民都过得还算富足,平时
夏天种些草药粮食冬天打打野物,再把野味草药之类的托周二哥哥(邻居之一)

  下山卖卖,还算衣食无忧。

  小春和爷爷住在一个有着三间套房的房子里,里里外外堂屋里屋加起来,竟
然有6间房之多,小春和爷爷一起住在靠南的一间房里,其余的房堆满了杂物和
书,全是些上了年份的医药类书籍,还有一些……嗯……武功秘籍……(汗……

  :爷爷说这是当年祖爷爷从少林寺藏经阁回来的,有待考证……爷爷尖叫:
是真的!!——)

  小春从小就是神童,(小春:脸红……某人尖叫:你根本没红!![ 满不在
乎] :我皮厚,你没仔细看。)五个月能言六个月能跑,这不是神童是什么?你
不信??那我再和你说个证据,在小春刚会跑的时候,有一天爷爷出去种草药,
把小小P孩就扔在上,中午的时候才想起来,万一小乱动从上栽下来摔着怎么办?

  锄头一扔立马用轻功(……)飞(?)了回来。一进屋,满头大汗的爷爷赫
然发现,小春这小P孩竟然照着头一本易筋经在摆姿势,爷爷大喜……

  看见过小春的大叔大婶哥哥都异常的喜欢小春,只是经常在自以为他听不见
的的地方说:「这孩子可怜啊,妈连见都没见过就没了,爸爸也不要他,听周二
说已经在城里又娶了……」

  关于这类的话,小春听得多了,慢慢就明白什么意思了。每次问爷爷:「我
爸是不是不要我了?」爷爷每次都哭,讲的话小春不太明白,但是看到爷爷哭他
也跟着哭,爷爷最后总是说:「你爸怎么能不要你呢?你是他儿子。」小春也就
听爷爷的话,睡觉的时候心里甜滋滋的想着:「我是我爸的儿子,他不会不要我
的。我不是没妈没爸的小孩儿……」这时候,小春四岁。

  李小春五岁的时候,把能看得书都看了,功夫能学的也都学了,就差每天勤
加练习。每次练功的时候爷爷都笑眯眯的捋着胡子看,脸上洋溢着幸福。小春不
是很喜欢练功,不但痕,还每天浑身都酸疼,但是他想让爷爷经常笑眯眯的,所
以每天加倍努力的练功。爷爷知道小春那点小心思,每每在他炕见的地方独自抹
眼泪,惆怅的想自己身后这孩子到底该怎么办。

  快过年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小春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事:他好像有弟弟了!有
天早上小春刚醒,窝在被窝里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堂屋里有人争吵着。

  「你说真的?!李寻那混蛋真的又有孩子了?!」是爷爷的声音。

  「李老你别急,这确实是真的。你该高兴啊,这回有俩孙子了。」周二哥哥
的声音。

  「我高兴?!……我能高兴吗?李寻那王八蛋是真不想要小春啦?!」还是
爷爷的声音。

  「李老你别那么大声,把小春吵醒了怎么办,那孩子那么聪明……」压低了
的周大娘的声音。

  「唉!罢了罢了,是我对不起小春啊……」

  爷爷的声音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小春瑟缩在被子里,心里闷闷的想着:
「爷爷,我没事,你别难过。」突然觉得脸上冰冰凉的,胖乎乎的小手一摸,才
知道,满脸都是清泪。

  然后静默了很久,爷爷突然冲进里屋来,吓得小春抹干眼泪赶快装睡。爷爷
不知道在案前些着什么,满屋子的墨,过了一会,爷爷又飞快的冲了出去。

  「周二!你今天还下山吗?」

  「下呀,李老你有什么要捎的?」

  「帮我把这个寄了。」

  一片脚步声,最后归于沉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春迷迷糊糊又要睡着的时候,爷爷坐在边上,摸着小春
的红扑扑小脸蛋说:「啊,你爸不要你,爷爷养你也一样!你还有爷爷,啊~ 」

  苍老的声音有些颤抖,微微带着鼻音。

  小春忘记了那种闷闷的感觉,甜丝丝的进入了梦乡。

  过了几年,小春渐渐长大,慢慢出落成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年,身高也比同龄
的小孩高出一块。九岁的小春站在几个同是山里的小黑皮们之间,仿佛和他们不
是一个世界的人,才九岁的小孩,已经长导明目,大大的黑瞳仁里闪动着聪颖,
或许是小春没爹没娘早当家也或许是小春多年习武,明明是个小孩,却有那么点
沉稳的气质;浑身散发着一种书般的儒雅感觉,还隐隐约约的散发着那么一点儿
贵气,乍一炕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贵公子不小心在山里迷了路呢。

  小春也不要求上学,每天也就跟着爷爷种草药,研究那些医典药经,日子过
得虽然平淡,不过也其乐融融。

  对于已经被父亲抛弃的事实,小春并不怎么难过,因为日子还是照常的过,
这个不要他的爹连见都没见过,也没什么感情可言,除了第一次听到心里那点闷
闷的感觉以外,小春已经再全无感觉了。小春心里,谁都没爷爷重要。

  但小春一直很好奇他爸爸为什没回来,又为什没要他,就缠着爷爷给他讲。

  爷爷拗不过小春,只好把以前的事讲给他听。

  原来小春的爸爸还是个大学生!小春的爸爸小时候也被爷爷逼着练过功夫,
不过不同于小春的积极,小爹暴力不合作,结果最后功夫虽然没学成,小爹的拳
脚倒是已经算是个高手了。后来小爹被远在城里小奶奶接走,就这样上了学,其
实山里的孩子不上学是很正常的,什么义务教育,在这里都是放屁!这里好多人
家连饭都吃不上,还上学呢……小爹显然是个幸运的孩子,不过幸运的孩子也有
不幸的时候。后来小爹高三的时候小奶奶过世了,爷爷坚决反对小爹出山去考大
学,小爹开始非暴力不合作。这里要说明一下,小爹也不喜欢大学,不过比起大
学他更讨厌大山,所以大学就成了饽饽,非上不可!

  在小爹抗争的日子里,认识了一个?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频暮⒆樱ㄐ∧铮淙徽飧鲎永蠢?br />明怎么看怎么可疑,但是这个温柔如水的清秀子,对于被爷爷压迫的水深火热的
小爹来说,就是沙漠里的清泉、暴风雪里的火炉啊!~ (某人:背景音乐起……)

  高三过后小爹苦等的录取通知书私了家门口。爷爷盯着那张恐怖的纸,心里
不住的想怎么能打消儿子出山的念头。伴随着小爹的欣喜若狂和爷爷的焦虑不堪,
报道的日子还是一天一天临近了。这时候爷爷也不管小娘可疑不可疑了,只要能
管住儿子不让儿子往外跑,就是牛鬼蛇神他也认了。

  终于报道前一天的里……阴谋就这样上演了……先由周大(周二的哥哥)把
小爹灌醉,其名曰:为咱山里出了个大学生,干!再由陈大婶把里屋布置的红一
片。接着由孙家的三个把小娘打扮得漂漂亮亮,安置在喜气洋洋的里屋上坐好。

  然后由大家把烂醉的小爹拥进里屋…………锁门!

  最后,屋里的灯「哌!」就灭了,意外发生了…………

  第二天天刚亮,就看见一个精神分裂的英俊青年衣衫不整、尖叫着冲下山去,
此后九年没淤踏入这片净土……

  「扑哧……我爸真的尖叫着冲下山啊?」小春笑。

  「你爸跟见了鬼似的。不过你妈一直很平静,算是个奇子了……」虽然她在
临产的时候,一直叫着:我不要生——我不想生这个孩子,不过这话没人敢告诉
小春,一直是山民共同的秘密。

  「爷爷你那天给爸爸寄什么了?」

  「我还能寄什么?!不就是骂他间……」爷爷说到一半就停住了,坐在门口
闷闷的看着雨珠。

  小春知道,那封信就如同石沉大海一样,杳无音信。

  过了那么多年,爷爷真的老了,开始想念自己的孩子了。

  小春也没有说话,一样看着雨珠出神。

  一个月后,来自大都市,S市的包裹就躺在堂屋的桌子上。小春一进门,就
看见爷爷眼角通红,浑身有点颤抖的看着桌子上那个四四方方的包裹,久净有动
作。

  小春等了许久,还是自己上前把包裹打开,里面是一本书,书上还有张纸。

  小春把纸递给爷爷,拿起书端详了一阵。

  《基督山伯爵》。

  「?……」小春兴趣盎然地看着书的封面,他从来没看过除了文言文以外的
东西,看见这本书当然立刻就翻开看了起来。

  才看了一页不到,突然爷爷一拍桌子,勃然大怒出去了,小春看了眼桌子上
那张纸,上面只写了几个字:回父亲那封信。

  等小春反反复复看了那本书几遍,他恍然大悟,原来爸爸是用这本书影射他
自己,怪不得回的信上就那么几个字:回父亲那封信。

  小春笑倒在上,翻了几个滚之后,突然又笑不出来了。他突然想问爸爸:爷
爷已经老了,你还要这样憎恨着他吗?你知道爷爷多盼望你的消息吗?但是你却
隔了将近四年,才愿意回信,竟然也只是表达你的愤怒……

  小春就这样静静的躺在上,看着檀木大的顶棚。突然,小春很想哭,但他不
知道为什么。

  夏天匆匆的就过去了,秋天也忙忙碌碌的消失了。大年二十九那天,小春和
周二一起去山脚的小镇子上买年货,这是他第一次出山,兴奋的拉着周二的手来
回悠荡。周二看着小春,心里一阵心酸,只有这时候,他才能记起来小春还是个
孩子,还是个应该天真烂漫的孩子。努力眨眨眼,把冒着酸气的眼泪硬憋回肚子
里,周二用稍为有点僵硬的声音对小春说:「小春,你想要什么?今天哥给你买。」

  「真的?」小春眨眨眼,灵动的样子极讨人喜欢。

  「真的。」

  「周二哥,你真好~ 」小春扑了周二一下,在周二方形的大脸上狠狠吧唧了
一下。蹦蹦跳跳地去挑糖了。

  回程的时候周二瞄了眼小春买的东西,除了自己给他买的那包奶糖,小怀里
没有一样是给自己买的,除了日常用品以外几乎全是爷爷用的。周二突然一阵心
酸,眼眶不住红了。

  「哥你怎么了?」

  「没事,风吹得。」

  「那我们赶紧走吧。」

  「嗯。」

  「李寻你自己不要这的儿子,是你作孽,早晚后悔。」周二心里恨恨的想着。

  「爷爷我回来啦!」小春兴奋得推开门。

  满室冷清,灯都没开。

  「爷爷?」

  「爷爷你在哪?」

  小小年纪小春心里感觉不好,里里外外开始翻找,但然见爷爷的人影。

  「爷爷——」

  「小春!」

  愕然的看着踢门闯入的周二焦急的神,小顿时觉得心里一片冰凉,手里的年
货稀拉拉撒了一地。

  后来,小春木然地被周二带到镇医院,看着病上的爷爷。木然的看着邻居们
焦急的走来走去,最后木然地看着爷爷闭上眼睛,木然地看着直冲进门没见过面
的父亲,木然到邻居大娘心疼得搂着他直哭,不停的说:「小春你哭啊,你哭出
来啊!你这样会憋坏的,小春!」

  小春没有哭,爷爷弥留的时候冷静的照顾着爷爷,爷爷去了以后冷静的整理
者房间,冷静地把爷爷最喜欢的东西都放进棺材,冷静地帮爷爷把棺材盖上,冷
静地看着棺材放到土坑里,直到填土的那一瞬间,小春发出像是从胸腔里爆发出
来的哭喊,不顾一切的跳进土坑,趴在棺材上嚎啕大哭:「爷爷你别离开小!你
带我走吧带我走吧—————啊啊啊啊!爷爷你也不要我了吗?啊啊!——爷爷
你别走!————————」

  小春病了。

  爷爷下葬以后,小春大病一场,迷迷糊糊一直在发烧,原本胖乎乎的脸也瘦
下去了,等他再清醒过来,他已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了。


  武林高手李小春正文第二章高手是天才?

  「我要回家。」

  这是李小春醒来以后的第一话。非常平静,语调没有一丝起伏。

  一个高大的男人用鹰一样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小春许久,一样平静的回答
道:「这就是你家。」

  小春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什么都没说。然后就转过头去看窗外了,颇有点忧
郁少年的味道。

  男人再度看了小春许久,迟疑着开口说:「我是你爸爸。」

  小春连脸都没转过来,只淡淡地说了句:「是吗?」

  男人一时语塞。

  第一战,李寻vs李小春,李寻被KO——。

  「我知道你怪我。」憋了三天,李寻主动说。

  「我没怪你。」

  「我没不想要你。」

  「我知道。」

  「我也不想你爷爷那么早就去了,这老家伙身子骨一向比犀牛还硬,谁知道
他会……唉!」

  「我知道。」

  「我……」

  「我知道。」

  「你除了『我知道』就不会说点别的了?!」李寻怒了。(吼)

  李小春看了一眼李寻,许久……说了句:「你知道。」

  李寻华丽的,扑到在血泊中……

  第二战,李寻vs李小春,李寻依然被KO——后来小春了解到:他老爸居
然是城市所有黑势力的头头!他愕然,问:「你不是上了大学吗?怎么当了……」

  (李寻尖叫:我不是————!!)

  「他啊,大学毕业当了一年老师,然后就下海了,下海赚了点钱,就下黑了,
下来下去,就成现在这样了……」继母在一旁凉凉的说道。

  小的继母叫崔莺莺。(汗……)崔莺莺对小春极好,李寻偶而吼小春的时候
崔莺莺保准一副「李寻你罪大恶极」的表情将小爹无情的ko倒。弟弟叫李笑然,
小他五岁现在还是个四岁大的奶娃。小春身边的邻居都比他大不少,没见过同龄
的小孩子是什么样,所以他就以自己的标准作衡量,痛心的认为,他的弟弟——
是个智障。

  每每看见小春抱着小笑然,痛心的说:「这么可爱的弟弟,怎么就是个傻子
呢?没事,以后哥长大了养你。」李寻都会发作间歇面部神经抽搐,有时候李寻
暗地里也在嘀咕:「这小子不是在咒笑然吧?我怎么觉得笑然好像真的越来越傻
了……」

  小春来到李家的时候正赶上放寒假,李寻捉摸着小春也9岁了还没上过学,
寒假期间先给他补补数学,语文等开学了再补;小学课程简单,随便学学就好。

  没想到,教了一星期,换了仨老师,每个辞职的时候都只说句:令郎天子聪
颖,本人自愧不如。

  李寻不知道自己儿子是个天才,只当他是给老师捣乱,气得坐在沙发上吹胡
子瞪眼。(某人:寻寻~ 李寻:寒,干嘛?某人:你有胡子么?~ 李寻:……-_-+)

  「你就不学好吧你!你说!……你都干嘛了,老师一个一个全气跑了!!」

  「……」李小不解的看着爹,心想:我干嘛了我!有我这么乖的学生吗?哪
节课不是认真地学认真地问,谁让他们教的那点东西那么容易……

  「你吼什么!————」伴随着一声更大更尖锐的吼声,一根擀面杖从厨房
光速飞出,无比精准的砸在了李寻的面门上,人未到声先到:「让你吼……那些
老师自己不行!你还来怪!我们家小春这么乖!!你哪只眼看他不学好了!你一
个还敢说小春不学好……?!」

  小春故意忽略面前一尊血喷泉,无比优雅地喝了口茶。

  「莺莺……说好了不拿厨房里的东西的……」

  「你少岔开话题!就算你现在是个混黑的!当年你也是个师范大学毕业吧?

  明天起,你给我教小春!「

  「我……」

  「你什么你,你教不教?!……你教不教?!!?……(高八度)」

  李寻恨恨的看了眼小春,臣服于老婆的威之下……「我教………………」

  「这还差不多。」崔莺莺狠狠亲了小春一口,才一扭一扭地回厨房去做饭了。

             ——一星期后——

  李寻满眼血丝的看着李小春。

  看看手里卷子。

  再看看李小春。

  小春被李寻看的心里发毛,终于耐不住了,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干
嘛呀?!」

  「这真地是你做的?」

  小春又翻了个更大的白眼:「你老年痴呆了?这不是你看着我做的吗?」

  李寻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卷子,上面赫然印着:X高高一期中考试试题。这
是李寻经过某种不正当手段从某高中老师(他大学同学)那里贿赂而来的。

  看着上面全是一个个鲜红的对勾,李寻确定了一遍又一遍,终于崩溃了,大
吼:「儿子!你是天才啊————!」

  李小春一脸怪异的看着李寻,许久说:「我终于知道笑然为什么这样了……」

  「???」

  「遗传啊……」

  「……」

  「还好我随我妈。」

  「…………」

  「不是我们弱智!!——是你是天才!!!————————」小爹再度暴
走。

  「这话你也说得出来。你就是弱智………………」崔莺莺在一旁说。

  李寻把九年素未谋面的儿子接到家中半个月以后,终于发现:儿子是个天才

                ——

  睡觉鸟……明天继续……


         武林高手李小春正文第三章高手出世

              ——七年后——

  「儿子!……准备好了没啊?快点快点!」李寻一身西装笔挺的站在大门口,
焦急的来回踱步。

  「你在叫你哪个儿子啊?」从二楼下来的李笑然凉飕飕的冒出一句话,白了
他老爹一眼。

  李笑然小学五年级,今天是他开学的日子,不过也是他最讨厌最难过的日子。

  「当然是叫两个了……呵呵……噢呵呵……」李寻干笑着一脸谄媚的帮小儿
子拿过书包,心里暗骂:[ 就今天我惹不起你小祖宗,看过了今天我怎么收拾你。

  ] 「……白痴。」

  李小春刚走到楼梯那就看见自己老爸一副汉奸样站在大门口,顿时冒出他曾
经无数次冒出过的念头:「李寻!他果然是个白痴。」

  李寻看着李小春翩翩然走下楼梯,心里不由自主地想:这小子当真是我儿子?

  虽说我李家人个个气质都好,但这小子明明是个大山娃子土豹子,怎么就一
副公子哥的模样?难道是老头子教得好?

  又不怀好意的盯着李笑然,想:笑然这小子就跟个天然冰窖一样。要是老头
子还在世,我是不是该考虑考虑把笑然扔给老头子几年???

  李笑然被他老爹盯的心里发毛,正想发飙,突然有只温柔修长的手覆在他头
顶上,软绵绵的揉了揉。

  「哥……」

  小老虎顿时变小猫咪。

  「乖!别理那老变态,一看那眼神就知道没想什事。走~ 」

  「嗯!哥~ 今天我要和你睡。」

  「行。」

  两兄弟亲亲热热走出大门,砰——!

  独留李寻一人,怨念的蹲在门口墙角处种蘑菇,嘴里咬着衣角,恨恨地嘀咕:
「没良心的小王八羔子!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三年了我又当爹又当妈,我容易
么我……呜呜呜……吃我的用我的,还骂我老变态,我哪老了我!呜呜呜……

  儿子大了就没良心,我当初怎么就生儿子了呢我!我怎么就没生个儿呢我!
呜呜呜……笑然小时候多可爱啊……老抱着我的腿喊『爸爸爸爸!』的……呜呜
呜…

  …儿子为什么要长大……呜呜呜……莺莺你为什么要离开我……现在这连个
小王八蛋管都管不住了……呜呜呜……「

  李笑然一脸黑线的站在自家的大奔前,忍受着司机保安憋笑憋得狰狞的一张
张脸。

  「爹你上不上来!不上来我们走了——」小春坐在车里冲大门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青筋……「笑~ 上车。」

  「呜呜呜……呜呜呜……」

  众人再度严重内伤,憋得。

  李小春果然是高手中的高手,完全不为环境所动,只悠闲的说了一句话:
「开车——」

  立刻看到一个人影,以人类肉眼没办法分辨的速度,窜到车上坐好。然后车
里响起一个低沉迷人的声音:「开车——」

  李小春鄙视之。

  李笑然坐在车里,从飞速滑过的风景中,百无聊赖的看着S市几幢高层中间
缓缓升起的朝阳。

  小春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哥——」

  李笑然依然看着窗外,茫然的开口。

  「你说为什么我总觉得,朝阳升起来的特别快,夕阳落下去的特别缓慢?」

  小春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搂住了弟弟。

  李寻也看着窗外,什么表情也没有的脸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风无比的黑大奔缓缓驶进公墓,小春父子三人在大厅里买了一大束白菊,便
朝墓地里走去。

  今天是崔莺莺的忌日。

  在公墓买,要比在外面买的贵好几倍,但是小春父子三人,谁也不愿意在外
面买,总是临到墓地了,才在大厅狠狠的买上一大束。就好像谁也不愿意承认,
崔莺莺已经离开他们似的……

  崔莺莺的墓碑上,除了该有的字和她那张一笑百媚生的照片以外,还有四个
大字:见义勇为——小春觉得这四个字看在他眼里特别的刺眼。崔莺莺刚过世的
时候,小经常跑到墓地来,每一次哭得精疲力尽的时候,都会不停的骂:你没事
去见义勇为什么?人家活了,你却死了——你怎么没想想你不在了笑笑怎么办—
—李笑然抽出一朵,放在母亲的墓碑上,只默默地说了句:「妈——我很好。」

  兄弟俩就这样沉默的站在一旁,各自想着心事。李寻自己蹲在墓前,絮絮叨
叨的说着一年来的各种生活琐事,只于这时候,李寻那张年轻英俊的脸上,才能
看出一些沧桑。

  「你行了吧!」

  李笑然黑着脸照着老爹蹲着的屁股就是一脚,再不打断他,老爹恐怕连一天
大几次号都要和老妈报告了。

  「死小子————嘶——你干吗!!」愤恨的回过头,尾音突然拔高八度。

  因为李寻他——闪着腰了。

  「今天开学!没空在这听你废话,有话下次再说。走了!」

  「哪次你不开学?!」李寻怪叫。

  「今天不一样!今天哥高中开学第一天,他要上台发言,不能迟到。」李笑
然拉着哥哥撒了撒娇。

  「躬—」小春回他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

  李寻脑袋里突然亮个灯泡,随即「噌——」的站起来。威严无比的说了声:
「说得也是,不能迟到!走!」然后回头谄媚的笑笑:「老婆……下次再和你说
厚!……」

  「呕——」李笑然翻了个白眼。

  李小春再次鄙视之。

  还素那辆风无比的黑大奔——缓缓驶进S市,名星高校的大门。(表问我怎
么有这么XX的名字……)

  司机恭敬的拉开车门。车上下来两个灰长灰长SHOCK小狼……呃,不,
大帅哥。

  先下来的一身黑的西装的男人,目测身高绝对超过185,身材并不显得十
分魁梧,但比例完的惊人。虽然那双迷人的电眼(你怎么知道的?)被一副「看
起来就昂贵」的太阳眼镜遮住了,但那一张五深邃的英俊脸孔,嘴角还挂着点邪
邪的笑,还是让周围的学生、家长在心里尖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
————!!」

  后面下来的是个少年,身高目测将近180——,身材修长,每个动作都翩
翩然的优雅。整张脸没有一丝一毫的阴柔,但那世间少有的精,还是让广大男男
都不自然的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云。

  「请问,大礼堂怎么走……?」

  「在……在在……在在在在在在……在那边!」

  「谢谢。」

              众人呆滞——

  半响,脸红——人群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叫声。

  「王子呀——」

  至此,小王子诞生…………

  大肚子校长满脸风假笑着热情的接待了小爹,小爹也满脸风假笑的给校长塞
了一叠钱。

  小春微笑着当没看见。

  「这就是李公子,嗯,果然一表人才啊!」校长拍着小春的肩膀,自豪的好
像小春是他儿子似的。

  「呵呵……」李寻皮笑肉不笑的响应了一下,心里咬牙切齿的想:废话,我
家小春人才的地方你还没看见呢,爪子再不拿下去!老子就翻脸了!!!

  「校长,爸爸,我先进去了。」李小春走的时候白了一眼李寻,李寻立刻收
起了苦大仇深的表情,重新换上一张如沐风的标准商业用脸。

  「下面,请新生代表上台发血—」

  底下掌声雷动。

  李小春神情自然,动作悠然地走上台去,在讲台前站好,突然像换了个人似
的。

  立正,站好,紧张的在衣角擦了擦手心里的汗……

  「呃——那个,我叫李小,木子季,大小的小,天的,男,身体健康。今年
高寿……呀呸呸,今年龄16岁……」

  「……………………」

  「哇哈哈哈哈哈哈————」

  底下笑声雷动。

  等笑声渐渐平息,李小又变成了那个自然的人。慢慢说道:「我叫李小春。」

  下面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想必不少人已经知道我家是做什么的。」

  底下的人秉住呼吸。

  「但是,我想在这里说的是,我就是我。我是谁?我就是李小春。和任何人、
任何事都无关。你们在座的每个人也都是这样,来到名星,不管你是通过哪种途
径来到名星。只要你踏进了明星的大门,你就是你,和你的家世、背景都没有任
何关系。你在名星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要对的起你自己的三年。」

  略为低沉的磁声音就随着李小盍动的嘴唇飘洒在整个会场里,声音不疾不徐,
不是很大,却透露着不可抵抗的威严。

  下面李小春洋洋洒洒说了半天的话,在场的所有雌生物全都没听见去……当
然这里面包括一个异类:星星眼的小春爹。

  终于小发言完毕,众人愣了下,就开始抱以雷动的掌声。李小春施施然走下
台来,一抬头就看见自己爹那有点接近痴迷的陶醉表情,不红了一下脸,心里啐
了口:果然是老变态!

[男同][武林高手李小春],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